国际聚焦杜斌取保出狱 坚持写书和拍摄

真相网2013.7.11】在被关押37天之后,揭露中共马三家劳教所罪恶的中国记者和纪录片制片人杜斌周一(8日)取保出狱。他的作品揭露了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现实。虽然出狱,但他在未来一年行动受到限制,仍然可能被审判。警方曾试图罗织经济罪名。杜斌说在狱中坦然轻松,因为从未犯罪,只是讲了真话。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坚持写书和拍摄"

杜斌于7月8日被保释,再一次成为国际传媒关注的焦点。他接受本台采访时强调会继续“做一个人的本份”,继续拍摄和写书。他还披露,中共试图用接受大纪元和新唐人采访为他罗织罪名,但他坚持自己无罪。

杜斌表示,自己是在6月1日下午两点被北京市国保总队传唤,因为他拍摄的记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以及揭露六四的《天安门屠杀》。其中所谓罪证分别是大纪元记者李真和本台评论员石涛对他新书的专访。

北京独立记者杜斌:他们把他打压出来,是彩色的。问我,这个是不是你说的?是,你就签上文字,可能作为散布谣言的一个证据。

中共还审讯他,为何要拍摄《小鬼头上的女人》,揭露马三家劳教所的酷刑。

北京独立记者杜斌:我对发生在女人身上的酷刑、虐待,我不能接受。是一个爷们都不能接受的。所以我做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做的原因,他们也没有写到笔录里面。

杜斌透露,抓他的虽然是丰台区国保,但其实有中共更高层的人在下指示。

北京独立记者杜斌:他们亲口告诉我,由更高级别的领导关注我的事情。他们写了一些报导,关注我的情况。

杜斌坚持自己无罪,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敢言风格,还会继续创造和拍摄,包括继续做马三家的纪录片。

纽约时报:杜斌尖锐批评中共

《纽约时报》7月9日报导说,杜斌在被释放之后几个小时的一个采访当中说,当局指控源于他最近拍摄的有关中国劳教所的电影以及他撰写的有关镇压天安门抗议的书籍。他仍然可能以“寻衅滋事罪” 面临审判。这种指控最多可以判五年监禁。

他说,在未来一年,当局可能仍然用这个指控来审判他,并说他的行动在这段时间受到限制,“这取决于警方是否对我不高兴”。

他的律师浦志强说,杜斌的保释条款不是完全清楚,他说当局可能是故意用这种方式限制他的行为。

杜斌41岁,他为《纽约时报》担任自由摄影师,近年已经在海外出版了多本书籍,其中尖锐地批评中国共产党,包括毛泽东发起的灾难性的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的历史,另一本书描写被禁止的精神运动——法轮功学员受到的酷刑。

在被关押五周之后,揭露中共马三家劳教所罪恶的中国记者和纪录片制片人杜斌周一(8日)被保释。图为杜斌上月来港出席《小鬼头上的女人》纪录片首映,他曾强调不怕中共秋后算帐。(摄影: 潘在殊/大纪元)

著书《牙刷》极权监狱:用牙刷插入女囚犯阴道

杜斌在2011年三月出版了一本题为《牙刷》的后现代诗歌体小说,内容简短但震撼人心。小说描述的是:“西元9991年,共产主义统一了地球。国号牙刷帝国。掌权者废除了所有的法律。并禁止国民公开讨论法律。但仍有追求自由、民主、法治、尊严的人不甘被奴役。成立了一个名叫‘公论法’的松散团体进行抗争。”作品隐喻1999年中共对法轮功发起的迫害。《牙刷》描写在极权监狱里,狱卒用牙刷插入女性囚犯的阴道这样一种灭绝人伦的酷刑。这种酷刑正是法轮功学员向国际社会曝光的酷刑。

杜斌在《牙刷》序言中介绍说,这本书所有文字基于女性殉难者和幸存者的证词,来恸悼人类的灭绝。书中描述的性酷刑、灌食、水牢的情景,也跟法轮功团体写给联合国的“中共迫害人权报告”吻合。

引起当局最大关注的是他最近的两个作品:有关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状况的长度一个小时的纪录片,以及一本辑录第一手讲述军队暴力镇压1989年民主抗议材料的书籍。这本书叫做《天安门大屠杀》,五月份在香港出版。

警方试图罗织经济罪名 杜斌:未得到一分钱

杜斌说,警方似乎特别感兴趣他从这本书里面得到多少钱,也许因为他们寻求用经济犯罪来指控他。“他们感到失望,当我告诉他们,我没有得到一分钱。”他说。

杜斌说,他在拘留所里的37天是不愉快的,特别是在他的最初被讯问的20个小时。但是他的狱友没有虐待他。他说他跟将近二十多个囚犯同住一间牢房,他们多数人是因为小罪被抓。他说,在被拘禁的五周里,他的体重下降了很多。

杜斌:没有犯任何罪 就是讲真话

尽管对于他是否将被正式逮捕和审判存在不确定性,杜斌说他在丰台拘留中心的大多数时候感到踏实。“我感到轻松,因为我知道我没有犯任何罪。”他说:“我做了每个人都应该做的,那就是讲真话。”

他说他很惊讶,警方在释放他之前没有警告他不要跟媒体谈论他的经历,这个禁令经常在释放政治异议人士之前加给他们。

美联社:关注人性未犯罪

美联社7月9日报导说,在被关押五周之后,中国记者杜斌已经有条件获得释放,期间他被讯问有关他撰写的有关1989年天安门镇压的书和他制作的有关劳教所的电影。

北京的摄像和摄影记者杜斌说,国家安全官员周一晚上从丰台区拘留中心释放了他,并告诉他,未来12个月,他被限制在未事先告知当局的情况下离开北京,即使是国内旅行。

官员讯问他有关他最近在香港出版的600页的有关1989年军事镇压民主运动的书籍,以及有关中国劳教所酷刑的一部电影。

杜斌说,当局讯问他以了解是否这些工作足以构成“寻衅滋事”罪。但是他没有被正式指控。

“从我被带走直到我被释放,我从未觉得我犯下任何罪行。”杜斌说,“我想要做的就是反映我们生活其中的时代,讲述中国普通人的故事,当他们死于非正常死亡,以及他们的悲欢离合。我关注人性。”

杜斌说,他在拘留所里受到官员的尊重,从未被殴打,他可以跟其他囚犯互动。但是他说,警察没收了他的工作电脑,手机和其它东西,并且还没有归还。

杜斌的被拘留发生在一个广泛的打击中国活动人士和异议人士的运动当中。这场运动击碎了人们对新领导人可能放松对公民社会的控制的希望。

BBC:官员想知道他为何不停揭政府伤疤

BBC 7月9日报导说,在被国家安全官员拘押五周之后,中国记者杜斌被有条件释放。制片人和摄影师杜斌在六月四日大屠杀周年之前几天失踪。

杜斌说,警方调查他所有的过去,直到他读小学的情况。他被告知,官员希望了解“为什么他从一个好孩子变成一个不停揭政府伤疤的人”。

北京公安局的便衣警察在六月一日从他位于北京丰台区的家中逮捕了他。

大纪元时报: 强调会继续“做一个人的本份”

刚获得自由的杜斌,接受大纪元专访时,强调会继续“做一个人的本份”,继续拍摄和写书,他还披露,中共试图用接受本报采访的一篇文章为他罗织罪名,但他坚持自己无罪。“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犯罪,在任何时候,审讯我的时候我也很坦然。”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8 + 7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