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武警心灵悔悟:不要成中共替罪羊

真相网2014.3.24】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明慧网刊登一篇来自一名北京武警的悔过文章。作者曾经在北京法制培训中心帮助迫害法轮功学员,但其所 见所闻使他逐渐明白了,最初曾憧憬非常光荣自豪,守护庄严神圣法制的工作,原来是破坏法制的帮凶,自己也成了卫护迫害善良民众的邪恶机制和坏人。打着“为 人民服务”的中共邪党是一张画皮。

作者深感后悔后决定说出自己的心理话,告诉外界在中共邪党的法制培训中心,自己清朗的心灵变黑暗;接触法轮功学员后迷惑的人生才变的清朗。

文 章揭示,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五年政府两次公布的十四个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人大和两高司法决定也没有说法轮功是邪教。笔者吃惊,江泽民团伙和政法委、610 的人的狡猾恶毒,发指示不用正规文件。也就是从一九九九年至今,所有对法轮功的迫害,包括抄家、绑架、拘捕、判刑全部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而按610的指 示办事的人,将来上边一推责任,全都是执行者自己的罪。

作者希望借文章将自己看到的中共邪恶曝光于世,并告诫曾经的战友和其他参与了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赎罪自救,以各种各样方便的形式揭露邪党,不要被中共绑架,成为迫害法轮功的替罪羊。

以下是作者全文内容:

我退伍前曾经在北京市某部当武警。二零零三年,我们在位于大兴区的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执勤。这段时间,我看到了一些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的情况,虽然是想起来心痛、不堪回首,但今天觉得很有必要讲出来,告诉给现在这个世界上与我过去同样麻木的人,希望大家觉醒过来。

初 到北京首都的法制机构执勤,我感觉非常光荣自豪,没想到我认真守护的不是庄严神圣的法制,而是堂皇外表下无法无天的无理智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我很愧 疚,有很大的负罪感,我以为卫护着法律,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为破坏法制的帮凶,我卫护的是迫害善良民众的邪恶机制和坏人。真的很后悔!

尤其是 这些年,随着法轮大法真相在家乡的广泛传播,我越来越看清了中共邪党的邪恶,我也越来越感到参与了犯罪,现在我把我看到的这个打着法律旗号干着残酷迫害法 轮功学员的黑牢狱中的罪恶讲出来,向法轮功学员致歉,也希望更多的像我一样本来朴实正直的单纯年轻的武警兄弟们,早点认清中共的邪恶,勇敢地退出邪恶的党 团队,绝不做它迫害善良民众的帮凶走狗。这是我的心里话。

一、隔绝

二零零三年夏天,区县国保送来了一个小伙 子,他被关押在二楼阴面中间的一个房间,他叫崔湘君,是个教师。这个小楼房二、三层都是一样的单间,每间都是一样的布置,室内有一个直接放在地上的床垫 子,被关押的人晚上用来睡觉,白天要求笔直的坐在床边,室内没有任何其它物品,四面的墙都做了软包,让里面的人想自杀自残都不可能。门的对面墙中间是和我 们普通一居室同样的窗户,不同的是它的窗帘永远是挂着的,这让被关押的人不知道自己被关在什么地方,另一方面,如果需要,随时可以让人感觉不到白天黑夜的 区别,使长期关押在这里的人感觉到与外界完全隔绝,从而恐惧产生绝望的情绪。

我们两个武警每间门外一边站一个执勤,楼道里还有一个带班的领 导来回巡视。门的上方玻璃被贴上隔层,中间留下一个二三十厘米的小方框,作为我们观察的窗口。我们要求很严,不能与任何人谈话交流,我们的任务只管警戒, 进去的人凭证件登记进入,里面有什么情况也要记录。法制培训中心的人管生活,北京市国保大队的人管监押,市610和劳教所的人负责教育转化,形成四方联合 “执法”。现在看来,一方面是给被关押的人压力,因为据说能送到这来的都是被非法抓捕的重大案件的人物,一般的人不往这里送,就在本区县的法制培训中心 了;另一方面,这是中共邪党知道迫害法轮功不得人心,它对各个方面全都不信任,让他们互相监督、制约,但绝不是为了法制的公平公正,绝不是为了依法行事, 而是惧怕和防止其中的任何一方被法轮功学员的慈悲感召,人性善良的一面被唤醒,从而使迫害无法进行下去。

崔湘君被关押后一直绝食绝水,估计 是在看守所已经绝食一段时间了,因为看起来非常消瘦虚弱。按这里规定,白天在押人员就坐在那里“反省”。崔湘君一般坐在那里,有时候他就在那里闭目炼功, 我们就让他睁眼,他也不理;有时候,他做出炼功的动作,我们就大声呵斥命令他停止,他不听。我们不能轻易进去,只能汇报领导,领导就带我们三、四个人一起 进去,我们就搬胳膊扳手抬腿的制止,我们把他弄到了地上,他就躺在地上不动了,又得命令他坐回去,他又不听,让我们非常难办,不让他炼功,可是一会儿又炼 了。后来太频繁了,我们不能来回来去总去叫领导,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的不管了。

我们和他们是不能说话的,唯一的就是他们大小便要喊报 告,因为室内没有卫生间,我们向领导汇报,然后领导安排让去才能去,一是不能让任何两个被关押的人见面,二是也不让我们有单独接触他们的机会。每次上厕所 得三个人,两个武警一边一个架着,还有一个带班领导跟在后边。崔湘君炼功,不配合我们,我就想治他,也就是他喊报告时拖延一下,但没有机会,因为他就是不 喊报告,可能尿在裤子里了也不求我们,就是不向我们喊报告。

二、野蛮灌食

几天以后,就开始给崔湘君强制灌食 了,医生进行鼻饲,就是用软的橡胶管从鼻子捅进去。他不让灌食,国保警察就过来把他绑在约束椅上,一种特别制作的大铁椅子,就是一个刑具,用绳子把身体和 四肢都紧紧捆在椅子上,人一点都动弹不得。崔湘君就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声音非常大。

他 刚开始喊时,我们听了都感觉到心惊胆颤,都被镇住了,从来没见过这种阵势,感到信仰真是有力量,没听出有丝毫的惧怕不平敌视怨恨,就是一股强大的正气,其 中还有善良的呼唤。国保警察听他大喊,慌张地赶紧跑去关窗户,跟做贼怕人知道似的。有的警察就抽他的嘴巴,啪啪不停地打。每天灌三四次,大盆奶粉冲的牛 奶,每次他都不配合,就是绑,灌,喊,老是这样。几天以后,医生直摇头,管子拉出来有血丝,得多痛苦啊!再插应该插不了了。这不就是上刑吗?感觉换了我一 定是受不了的。我心里有些佩服这些信仰真善忍的人,可不一般。

除了灌食,每两三天还要输液,好几大瓶子,还是得绑上,他不配合啊。据说有的 一小瓶就一百多块钱,当时就想,这些人也是,自己吃饭不好吗,非得用这么多人力物力,浪费这么多钱,何苦呢?现在明白了,人不能光有饭吃就行了,人活着就 要有精神道德信仰,那才是人,那样生命才有意义。我们这些从山村出来的孩子,一到大城市就感觉眼花缭乱了,觉得吃得好玩得好能有个城市户口就是太幸福了, 其实不理解什么是真正的幸福,有信仰的人才是最幸福的。

说起“吃饭”,法制培训中心警察们的伙食是超级的好,许许多多的花样,饮料也是各种 各样,应有尽有的,有时他们为了转化人,就在监室里吃,拿来很多食物,让我们非常羡慕。有时听他们电话找领导汇报,那头经常是在黄山啊等旅游胜地呢,当时 也是羡慕,这些迫害法轮功的人待遇应该是相当高的,据说转化一个人还另有很多的奖金。后来看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用了国民收入的四分之一以上,我想肯定不止, 真感觉是花钱如流水啊!要说用百姓的钱奢侈也就够坏的了,他们使用这些人民的钱迫害善良的人,真是天大的罪恶,太坏了!

三、毒打、不让睡觉,警察疯狂了

负 责崔湘君教育转化的是四个警察,他们是魏××,团河劳教所的警察,四十岁左右,看样子是特意临时调过来的,因为他认识崔湘君,大概是崔湘君在那里被劳教 过;杨××,将近四十岁,可能是国保的,家就住在大兴,听说是东北人,原来还是中学老师;张××,四十多岁,可能一直是天堂河劳教所的警察;还有就是个年 轻的李××,应该是新招来的大学生,不像警察学校毕业的,比我们大不了多少,还没有警察的邪恶习气,当时我们都特别“羡慕”他能在北京工作。

每 天他们就是轮流和崔湘君“谈”,看样子,应该是没什么进展。有一次,还拿来一封信,估计是家里或单位给他施加压力的,也没起什么作用。这些警察有点急了, 尤其是杨××,气急败坏的,有一次,谈话中,他打了崔湘君好几个嘴巴,崔湘君就大喊:“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我们看着杨××也是失去理智了,怎 么能打人呢?而且室内是有监控的,二十四小时都在录像啊。崔湘君一喊,杨××有些心虚,但嘴上还在强硬着。

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开始不让崔湘 君睡觉了,夜里开着很亮的灯,让他分不清白天黑夜,两把椅子,崔湘君坐一把,警察对面坐着,他们每人轮班,崔湘君一闭眼,就捅他,看着不让睡觉,连续好几 天。我当时就想,他本来就绝食绝水,再不让他睡觉,这不都是挑战人体极限吗?怎么这么折磨人,警察有这个权利吗?这人不得熬疯了吗?名义上是监视居住啊, 应该只是限制人身自由,不能剥夺人身自由,已经是违法了;即使剥夺人身自由,拘禁、逮捕、监狱,也不能打人啊,更不能不让人睡觉啊,这是“法治培训”吗? 我第一次看到门口的大的白色牌子“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挺神圣的,认为是个大学校,是个学习班,应该非常文明,有讲座、学习、交流、座谈啊,我们还都想 藉机会学点有益的知识呢。这不是太离谱了吗?

没想到更严重的违法迫害还在后边哪。

几天以后,崔湘君没有被他们熬疯,这几个警 察疯狂了。这一天,四个人全到齐了,这样的情况比较少,一般是轮流来,全都是阴沉着脸。没问几句,就迫不及待的动手了,抽耳光,拳打脚踢,很快就逼到了墙 角,打倒在地。门的右手墙角有监控器,那下面应该是监控器的死角,这说明他们知道这是非法的,不愿被记录下来,但我想,他们敢这样毒打崔湘君,一定有上级 在后面撑腰,所以监控器可以关掉,录上也可以抹掉,那算什么。我们不太敢也不太愿往里看,我们可以听到痛苦的喊叫声和呻吟声,应该是非常严重。

原 来对这些北京警察,我们都非常尊敬,都当作首长一样看待。一个绝食绝水几天没睡觉也没有丝毫敌对暴力反抗的人,四个警察一起毒打他,这太说不过去啦!当武 警入伍时,我真是挺骄傲的,我是个善良正直的青年,愿意为保卫国家人民做贡献,哪怕牺牲生命。可看到这些我应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什么“法制培训中 心”,什么“首都人民警察”,真是从内心里厌恶他们的所为,甚至有时冲动的想找几个兄弟一起把他们拽出来臭揍一顿才解气。

后来,他们和我们 说带崔湘君去水房,没让我们跟去。我们看到崔湘君满脸是伤,有血痕,眼眶一个大黑紫的圈,因为夏天穿着短裤,可以看到双腿上有大片的黑紫肿胀瘀血,这帮畜 生真够狠毒的。从水房回来,血痕被擦洗掉了。后来几天,我们带崔湘君去水房,有时洗洗脸和脚,看到了他身体上更多大面积的伤痕瘀紫,两大腿的内外最为严 重,真是不忍目睹,心里特别难受。据他们说,猛踢大腿根部,人最疼痛难忍,既死不了人,又让人最痛苦。

最让我惊奇的是,从崔湘君的眼神里表情中竟然还是没看到一丝的怨恨仇视,我因此对法轮功学员有一种说不出的崇敬;相反,我对北京公安局和劳教所警察的尊敬和羡慕一点都没有了。后来我们和崔湘君说话都非常善意,我们只能用语气(可能就是几个字)和眼神来表达我们的敬意。

除 了崔湘君以外,关押在北京法制培训中心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两个人给我印象比较深,一个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叫虞超,三十岁左右,很文雅帅气,很刚强坚定,好像 他们俩口子一起被抓了,他妻子也是清华毕业的。另一个是吴相万,好像也与清华有点关系,他是山东人。进来时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好几个月一个人关在里面没人 理,不让他洗漱,走时头发胡子老长,蓬头垢面,像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让人感叹,这就是中共的“法制培训中心”。

还有一个,就是这些非法关 押的法轮功学员基本都会被判刑的,因为他们(中共610人员)认为轻的根本不会送到这里,但这段时间全部是不会算刑期的,包括他们在区县法制培训中心的非 法关押。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学习”的地方,可学习的地方,何必要包括动用武警在内的四方来“执法”呢?更不用说打人、不让睡觉了,这怎么可以呢?这一点 和610本身,都足以说明中共迫害法轮功从头到尾都是完全非法的,就是一场毫无根据的、人为绕开法律的邪恶迫害,可是中间又随意的胡乱利用着法律。没想参 与迫害而被迫参与其中的人,一定要看清这一点。

后记

退伍回家后,我不断接触法轮大法真相,看了《九评共产党》 和《解体党文化》两本书,结合北京法制培训中心这段经历,再加上那几年亲身见证的武警部队贪污贿赂腐败的严重,在家乡见到的县乡村各级干部的恶行丑行,更 加深刻的认识了中共的邪恶,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共产邪党。我们家乡就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是非常善良的,对这样信仰真善忍的群体随意抓捕殴打折磨残酷迫害, 甚至活摘器官,只有魔鬼妖邪才能做到。

中共邪党用欺骗和暴力统治中国六十多年,完全把礼仪之邦变成了一个土匪黑窝和大魔窟,只不过这个匪 窝、魔窟太大了,古今中外都没有,身在其中的中国人慢慢不知不觉中习惯了魔匪的思维,魔匪的语言,魔匪的行为,身家利益陷在其中,无意自拔或有意也不能自 拔。多少中国人模糊了善恶美丑是非的标准,成为了马列邪灵的魔子魔孙,被共产邪党带到无尽头的地狱深处。可毕竟是五千年文明古国,十多年来在神州中华,神 奇的法轮大法,慈悲的大法师父和按“真、善、忍”大法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承受着最严酷的迫害,持之以恒的把美好送给了中国人和全世界的人,在中共匪 窝、魔窟中、在残酷迫害中,以大善大忍呼唤着人们的善良本性,拯救着这个道德崩溃了的社会。

北京法制培训中心是个招牌,和打着“为人民服 务”的中共邪党一样,是一张画皮,里面是邪恶至极的魔鬼与邪恶至极的迫害。每想及此,我都不寒而栗,我在那里穿着武警制服站岗执勤,就是助纣为虐,参与了 迫害呀,但那不是我的意愿。所以真心希望还在武警和其他部队的兄弟们,还有那些公安警察、狱警、法官、检察官、政法委、各级政府工作人员,一定认清邪党, 退出邪党,决不再跟它一起作恶,站在人民一边,站在正义善良一边,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任,对自己的家人负责任,维护真正的法制,绝不可以法外施法,那是犯罪 啊!

为写这篇文章,我查了一些资料,如在百度搜素“公安部邪教”,非常明确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五年政府两次公布的十四个邪教中没有法轮功, 人大和两高司法决定也没有说法轮功是邪教,这让我大吃一惊,以前大家都是想当然、自以为是啊。你就知道江泽民团伙和政法委、610的人有多坏多狡猾,发指 示不用正规文件。也就是从一九九九年至今,所有对法轮功的迫害,包括抄家、绑架、拘捕、判刑全部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而按610的指示办事的人,将来上边 一推责任,全都是你执行者自己的罪,你就是替罪羊啊!看看历史,共产邪党干这样的事还少吗?多如牛毛的小人物不说,中共的头头刘少奇、林彪、彭德怀、江青 等最后结果怎样?

执法者一定不要法外施法,像迫害毒打崔湘君的四个警察,他们的警察证上,第一条就明确写着“严禁侮辱、体罚、打骂在押人 员”,你不是知法犯法吗?人家真的告你,你那都是犯罪,你怎么辩解,上边会说他让你打人吗?你有什么证据呢?那个小李警官,大学毕业当警察了,还在法制培 训中心工作,却首先学的是如何违法、无理智的毒打折磨人、实践犯罪,真够可怜的!理智的想一想,可别一条死路走到底,别再傻了,别再自欺欺人了。迫害法轮 功的事千万别干!反过来再看,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人家那是维护基本道德与良知(法制的基础),也就是为我们大家好啊!我们应该支持、帮助他们。

在 中共邪党的法制培训中心,我清朗的心灵黑暗了;接触法轮大法,我迷惑的人生清朗了。今天我把看到的邪恶曝光出来,我希望有更多的我的战友和其他参与了这场 迫害的还有善良本性的朋友们,都来做这件事,以各种各样方便的形式揭露邪党,曝光邪恶,荡涤尽邪魔妖气,让中华大地充满正气生机。

法轮功学 员们为这个世界、为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我越来越感到了一个真相:他们完全无求于我们,完全是为了我们好,就是希望我们摆脱魔鬼的绑架和污染,成为一个 充满善良和正气的堂堂正正立的生命。过去我们做错了,身不由己,被绑架了,被裹挟了;现在不太一样了,活摘器官的王立军、薄熙来、610头子李东生,不可 一世的“维稳沙皇”周永康,一个个的被抓起来了,表面说是腐败,大家都明白,还不全都是因为迫害法轮功吗,这是天惩,只是开始啊。大法慈悲,老天还在给我 们机会啊!参与迫害的,赶快赎罪、自救吧!现有的法制系统足以治你的罪,只不过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不计较这些,还在盼着人们能够觉醒得救,这是法轮功 学员的慈悲啊,真该清醒了!

有人想:讲这些话,你像个炼法轮功的吧?我说:“真、善、忍”多好,大家都该学!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大家都该 学!我当然想学,还怕不够标准呢。我们村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摔骨折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就好了,她也开始学大法了,近一年我们村就有 四、五个新学大法的哪,多好啊!

今天终于说出了心里想说的话,憋了好几年了,就算帮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吧!不知道算不算。

向法轮大法师父致敬!向法轮功学员致敬!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8 + 9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