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国际风云激荡,共产帝国瞬间倒塌

摘要: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2006年在接受“俄罗斯报(Russiskaya Gazeta)”专访时,对于前苏联的解体,叶利钦表示原因很简单:“那是必须要发生的历史安排”,“这是一个已经被确定了的历史过程,一个无法逃脱的过程”,“我们都知道,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这些历史上的强大帝国,都无法逃脱自己的历史命运,苏联也是一样,它的解体已经被天定了”。
英国《卫报》在苏联解体20周年之际,独家专访了推动1991年苏联解体的前总统戈尔巴乔夫。当记者问他最遗憾的事情时,戈尔巴乔夫毫不犹豫地说:“应该早点离开共产党。” 全文如下:

【作者:颜昌海】20世纪80年代后期,东欧各国民主浪潮风起云涌,1989年,共产党国家纷纷瓦解:11月9日柏林墙倒塌;11月17日捷克“天鹅绒革命”,以和平方式推翻捷克共产政权;12月25日,罗马尼亚共产独裁者齐奥塞思库被人民赶下台并判死刑。此时,共产帝国苏联也是危机四伏,政局动荡,经济濒临崩溃,民族矛盾激化。戈尔巴乔夫于1985年3月11日当选为苏联最年轻的共产党总书记,成为苏联的第一把手。为了向反对他改革经济的苏联共产党保守派施加压力,戈尔巴乔夫推出与言论自由有关的开放政策,希望通过一系列的开放政策、辩论及参与让苏联民众会支持他推出的经济改革。

在1980年代末,针对苏联共产党政府的抨击与日供增,人民变得勇于表达对苏共政府不满,甚至反对苏共政府。虽然言论操控和打遏批评者一直是苏联政体的核心部份,但开放政策中的放宽新闻检制使苏联共产党逐渐失去对新闻媒体的控制,媒体开始揭露严重的社会和经济问题,长期被隐瞒的问题如恶劣居住环境、粮食短缺、酗酒、污染等问题浮上水面,并广泛讨论。随着开放政策的推行,人民开始对斯大林的恶行有更深的了解,对苏联体制的信心开始动摇。1990年3月,立陶宛共和国宣布独立,此后一些加盟共和国也相继发表主权宣言。为缓和民族矛盾,防止联盟解体,1991年,戈尔巴乔夫和9个加盟共和国领导人发表声明,主张签署新的主权国家联盟条约,草案拟8月20日签署。草案把国名“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改为“苏维埃主权共和国联盟”,放弃社会主义,扩大各加盟共和国的权力。这在苏联引起极大震动,成为苏联“8.19事件”的导火线。

1991年8月19日凌晨,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宣布戈尔巴乔夫因健康原因不能履行总统职务,由他代行总统职务,并由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行使国家的全部权力;宣布对苏联部份地区实施为期 6个月的紧急状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由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苏联总理帕夫洛夫、苏联国防会议第一副主席巴克拉诺夫、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苏联内务部长普戈、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等8人组成。紧急状态委员会在《告苏联人民书》中说:戈尔巴乔夫倡导的改革政策已经“走入死胡同”,“苏联国家和人民的命运处在极其危险的严重时刻”。亚纳耶夫称:“将采取最果断的措施使国家和社会尽快摆脱危机”,并于当天命令在莫斯科市实施紧急状态,部份军队开进莫斯科,坦克包围了俄联邦最高苏维埃所在地。当时,正在黑海海滨克里米亚半岛休养的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被政变者软禁在别墅里,他同莫斯科的联系完全中断。

但政变叛乱者们这些做法,遭到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等人的坚决反对。8.19日中午,叶利钦在俄罗斯政府和议会大厦举行记者招待会,宣读了《告俄罗斯公民书》,宣布紧急状态委员会是“违反宪法的组织”,要对执行这个委员会指示的人“追究刑事责任”,呼吁“俄罗斯公民对叛乱分子给予应有的回击”,并组织群众举行总罢工。19日下午,大批群众响应叶利钦的号召聚集在俄罗斯议会大厦前进行抗议示威,军队的坦克在人群中无法行动。各共和国的领导人也纷纷发表声明,谴责政变行为,支持叶利钦。这一事件在国际上也引起强烈反响:美国总统布什声明不承认苏联新的领导人,法国总统密特朗提出要召开欧洲共同体首脑会议,共同采取措施,对苏联施加压力,德国总理科尔表示“十分不安”。……

政变后的8月20日,克格勃试图部署由其特种部队、专门负责反恐怖活动的“阿尔法”小组强行攻占议会大厦并将叶利钦等11名主要人物逮捕或就地处决。但尽管面临“送军事法庭审判”、“处决”等威胁,整个“阿尔法”小组拒绝执行这个命令。“阿尔法”小组的指挥官在谈到促使他们作出抗命决定的原因时说:6年的政治改革已经使我们敢于独立思考,我们安全部门的大多数都不赞成用军事手段解决政治问题;我们断定,只要我们不执行违反宪法的命令,政变就会失败。

8月20日,苏联空军、空降兵、海军和战略火箭军司令都公开表示不支持紧急状态委员会,已被调入莫斯科的部份军队也发生倒戈。8月21日下午,苏联国防部宣布撤回奉令实施紧急状态的部队,莫斯科卫戍司令宣布首都的宵禁将解除。在8.19事件中支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军队,很快掉转炮口反戈一击。

8月21日晚,被软禁在休假地克里米亚的戈尔巴乔夫恢复了与外界的联系,并发表声明,称自己已控制了局势,将立即返回莫斯科履行总统职务。8月22日凌晨,戈尔巴乔夫返回莫斯科。当天他下令撤销由紧急状态委员会或其个别成员颁布的各项决定,解除该委员会所有成员的现任职务。同一天,叶利钦宣布亚纳耶夫等人已被拘留。

8月22日,宣布退出苏共中央的哈萨克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发表声明指出,8月19日至20日,哈萨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收到来自苏共中央的一系列文件,文件确凿地证明苏共中央书记处支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行动和决定。其中一份文件是秘密通告,内容显示:“鉴于实行紧急状态,请采取措施,使共产党员参与协助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纳扎尔巴耶夫说:“正是这些行为使苏共中央书记处威信扫地。它与普通党员相对抗,违背了人民的真正需要和利益。”

8月22日,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以及随后在议会大厦门口广场上举行的“胜利者群众大会”,笼罩着强烈的反苏共气氛。各国记者听得最多的口号便是“打倒苏共”、“审判苏共”。讲台上发言者只要一说到“取缔苏共”,广场上便一呼百应,掌声雷动。一位人民代表、著名眼科专家费奥多罗夫总结“8.19”政变教训时说,“戈尔巴乔夫拆掉了苏联专制政权的牢笼,但并没有捣毁苏联共产党这个产生专制政权的‘动物园’。应当禁止苏共参政,不把共产主义改成人道主义就不允许苏共活动。”

有些人民代表(包括莫斯科市长波波夫)则要求戈尔巴乔夫退出苏共。接着:

——曾经召开莫斯科市各级党组织负责人会议、动员党员支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苏共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普罗科菲耶夫被捕了。据报道,这位市委第一书记是在市委全会结束之后,在老广场溜跶被群众认出来,押进出租车,扭送俄罗斯检察院的。

——屹立在克格勃门前几十年的“肃反委员会”创始人捷尔任斯基雕像被1万5千人围住,最后被推倒。尔后许多天,有很多人用斧头和各种工具在那里敲纪念碑的底座,以便取一块石头回去作纪念。目击者说,其情况几乎是头一年德国拆柏林墙情形的翻版。

——摩尔多瓦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叶列梅宣布退出苏共中央政治局。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市当局决定拆除座落在爱沙尼亚共产党中央大楼前的列宁塑像。

——吉尔吉斯共产党中央大楼被没收并“移交给国家”。

——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代主席哈斯布拉托夫宣布脱离苏共。

——雅库特共和国议会决定把苏共的建筑转给地方苏维埃,该共和国的苏共报纸转为人民报纸;在10月1日之前将共和国的国家管理机构和护法机关非党化。

——8月23日这一天,苏联有哈萨克、吉尔吉斯、摩尔多瓦、立陶宛、拉脱维亚五个加盟共和国宣布共产党为非法或实行非党化。各地不断出现要求解散共产党的示威游行,并掀起推倒马克思、列宁塑像和革命纪念碑的高潮。

——8月23日,叶利钦命令停止俄罗斯共产党活动并限制苏联共产党活动。

8月24日,戈尔巴乔夫声明说,苏共中央书记处、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在事件中“未能站在谴责和抵制的坚定立场上”,应“自动解散”,并宣布他辞去苏共中央总书记职务。

8月29日,共产党员占绝大多数的苏联最高苏维埃紧急会议于8月29日以283票赞成、29票反对和52票弃权通过决定:停止苏联共产党在苏联全境的活动,责成内务部各机构保证苏共物资财产和档案的完好无损,责成各银行停止苏共的所有货币基金业务。根据这一决议,苏共在苏联全境的机构均被关闭,所属建筑物全部被查封,银行账户全部被冻结。

苏共自1898年开始的93年历史,到1991年8月29日划上了一个句号。

8.19事件平息后,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纷纷宣布独立。继立陶宛和格鲁吉亚在“8.19事件”前宣告独立后,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在8月21日和22日也宣告独立。尤其是8月24日第二大加盟共和国乌克兰宣告独立,引起了其他共和国的连锁反应;短短一个月内,又有7个共和国(白俄罗斯、摩尔多瓦、阿塞拜疆、乌兹别克、吉尔吉斯、塔吉克、亚美尼亚)相继宣告独立(土库曼和哈萨克分别于10月和12月宣告独立)。

1991年12月8日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宣布成立独立国家联合体。同时宣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已不存在”。1991年12月21日,俄罗斯等11个独立国家领导人在哈萨克首都阿拉木图举行独立国家首脑会议,会议通过了《阿拉木图宣言》和《关于武装力量的议定书》等文件,正式宣告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1922年12月30日成立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不复存在。

12月25日圣诞节夜,戈尔巴乔夫在电视讲话中宣布辞职。克里姆林宫屋顶旗杆上,那面为几代苏联人熟睹的镰刀锤子旗被一面3色的俄罗斯联邦国旗取而代之,克里姆林宫已成为俄罗斯的总统府,苏联从地图上消失了,永远地消失了。

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2006年在接受“俄罗斯报(Russiskaya Gazeta)”专访时,对于前苏联的解体,叶利钦表示原因很简单:“那是必须要发生的历史安排”,“这是一个已经被确定了的历史过程,一个无法逃脱的过程”,“我们都知道,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这些历史上的强大帝国,都无法逃脱自己的历史命运,苏联也是一样,它的解体已经被天定了”。

叶利钦在专访中表示,“我们不应该忘记,前苏联发展到最后,民众的生活已经非常困难,不仅是物质上的,而且是精神上的。现在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商店里空空的货架的样子,忘记了自己害怕表达那些无法同中央保持一致的真实想法的那种感觉。而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被忘记的。

英国《卫报》在苏联解体20周年之际,独家专访了推动1991年苏联解体的前总统戈尔巴乔夫。当记者问他最遗憾的事情时,戈尔巴乔夫毫不犹豫地说:“应该早点离开共产党。”

据《卫报》报道,1个小时的访谈中,戈尔巴乔夫至少说了5件担任共党总书记时觉得遗憾的事。头一件戈尔巴乔夫说到:“事实上,在尝试改革共产党的路上,我走过头了。”他表示应该早几个月,在1991年4月辞去总书记职务时成立民主政党,因为“共产党对所有必要的改变都踩刹车”。

而叶利钦在2006年表示,苏联的解体“是必须要发生的历史安排”、“已经被天定了”。

2011年6月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分析指出,从道德审视开始,一直到政治合法性遭到诘问,全民认知的剧烈转折,最终促成了前苏联的崩溃,其中道德的复活是精髓。

《人民日报》在2011年7月7日发表社评,警告现实中一再响起危险的警报,苏共解体殷鉴不远。社评表示,这样的认识,绝不只是逻辑上的推演。以政治本色这面明镜作为鉴照,现实中一再响起危险的警报。社论特别提出如下警告: “历史教训,殷鉴不远。苏联解体前,苏联社会科学院做过一次问卷调查。被调查者认为苏共仍能代表工人的占4%,仍能代表全体人民的仅占7%,认为代表官僚、干部和机关工作人员的却占85%。一个不再代表人民利益的执政党,注定要‘雨打风吹去’。”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网 友 留 言

1条评论 in “20年前国际风云激荡,共产帝国瞬间倒塌”

Trackbacks 引用本文的链接

  1. 20年前国际风云激荡,共产帝国瞬间倒塌 « 关注法轮功  -  26 August, 2011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10 + 9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