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改乃民心所向 非是中共改良意志

真相网2012年6月1日】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新闻透视】节目静汝报导:据海外媒体报道,最近中共官媒罕见的不断一致释放出政治改革的信息。中共喉舌《人民日报》近日整版刊登了题为《政治体制改革稳步前进》的评论文章。新华社、《中国青年报》也口径一致地呼吁推行政治改革。中共民政部部长李立国近日在国务院新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去年下半年开始工商经济类、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社会服务类的社会组织已经按照民政部门业务主管和登记一体化来进行直接登记。李立国还说,政治类、人权类的社会组织在登记管理上是平等的。有分析认为,这是去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提出的“凡是社会组织能够 ‘接得住、管得好’的事,都要逐步地交给他们”后,中共再进一步释放的政改信号。有海外媒体评论道,中共此举可能表明在薄熙来案件后,最高领导层或其中大多数人认为需要推行政治改革。但也有海外媒体发表文章指,中共政改和经济已经走到了死胡同。真正要进行政治改革,那就意味着共产党垮台。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历史学家、原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先生和旅美著名经济评论家草庵居士。

有海外媒体分析认为,中共释放政改信息表明随着中共高层派系的激烈角逐,中共的政改派已占上风。李元华对此指出,中共这次的高层内斗核心实际上是围绕着血债派进行。【录音-李元华】“其实中共在目前的情况来讲它核心的焦点并不是改革与非改革的之争,实际上是血债与非血债,实质上是这个-核心问题就是法轮功问题上,他有一个选择。其它中共的一些矛盾,还是属于中共内部的一些权利争夺。而在这个根本问题上来讲,血债派和非血债派实际上态度很明显,就在重庆事件的演发过程当中,大家可以看到,其实最核心的问题是血债派一直想扶植自己代言的,或是急先锋,18大接班的。因为王立军事件出现之后,使得这个问题明朗化了。

从99年之后,江泽民对于法轮功迫害和血债派的累累罪行,使人们更清楚的看到了。那么中共来讲,像胡温,如果说他们是一派的话,胡温实际上跟血债派江泽民的矛盾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江泽民实际上在邓小平隔代选择胡锦涛之后,江泽民就一直想把胡锦涛搞下去,但是迫于当时邓小平的淫威一直没有得逞。但是自从他交出权力之后,他一直还要摇控,包括他上一届把政治局常委七个人变成九个人,实际上他就是想把血债派的人,像管舆论的李长春,管政法的周永康强行放入政治局常委里边,等于架空这个班子。为什么叫架空呢?过去来讲,在江的时代呢,他是一人说了算,那现在就搞出了个什么集体领导,就是你胡锦涛说话不算数,你要在政治局里边要大多数通过。那政治局改选常委时,他尽量的把自己的人挤进去,确保它这个迫害(法轮功)政策维持下去,使血债派无限的扩充,它就是想取代。”

另据海外媒体报道,尽管很多人认为中共高层的内斗还在激烈进行,特别是最近有关周永康在中共18大以前将淡出中国权力圈的传闻不断,一批中共老党员甚至致信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要求罢免周永康。但中共官方媒体连日来密集让周永康亮相,用意是在中共18大前营造团结的气氛。李元华对此进一步表示,【录音-李元华】“ 血债派实际上一直有一个根本的问题,就是对法轮功犯下罪行的人他用起来放心,那么他们就自成一派了。这次重庆事件上你能看出来,在中共历史上很少见,象周永康这样以在政治局排名最后一位,在政治局已经决定要处理薄熙来的问题上,他是频频出来给薄熙来撑腰,去重庆团两次,等于明着唱反调。他为什么呢?就是让人看不懂的事情。实际上就是血债派它知道自己的下场,如果说一个人被打倒了,那接下来它们就象骨牌一样,一个一个会被推倒。所以他们就一个一个力保,保不住就弃子。目前来讲胡温实际上对周永康就一直在犹豫。最近来讲陈光诚事件,有传言就说胡锦涛可能害怕动静太大,在国际聚焦陈光诚事件的时候,如果他这个时候对周永康下手的话,他可能就怕整个摇摇欲坠的中共政权都要坍塌,所以他不敢动静太大。

那么实际上,中共一直在向胡温放一种烟雾弹,他们一直来讲有一种不成文的规定就是要营造一种所谓的团结。那现在来讲血债派和非血债派已不是一个表面上散发烟雾弹,弄成表面上没有矛盾,表面平和,形势一片大好,造出这么一个就能解决的问题。因为血债派自从习近平要上位,薄熙来和周永康联合要搞政变被曝光后,实际上他们也无路可退了,那么他就要一拼到底了。大家实际上都很明白,只不过就是一个时机的问题。那么现在胡温来讲呢,应该说没有什么更多选择,根本没有退路。只是越犹豫,越谨小慎微可能越错失良机丧失好的机会,使得血债派有一个反扑的时机。”

据报道,目前中国北京知识分子开始组党,推动民主宪政制度,被认为是开放党禁的前奏。中共国务院属下的民政部推行的社会组织直接登记,已经在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管辖的广东率先进行。这被视为将彻底否定吴邦国的“五不搞”开放党禁的一个实质性动作。在此之前,中共总理温家宝曾多次高调发表政改言论。李元华对此认为,【录音-李元华】“中共来讲,这个改革呼声是几十年了,但是越改越乱,越改越腐败,越改是越民不聊生。那么是不是所有中共当权者个个都没有自己的政治抱负呢,不是这样。是不是都不为百姓想呢,就个人来讲可能不是这样。中共就是一个专制,一个独裁,一个欺压百姓的这样一个政体。实际上在这个政体没有彻底改变之前,你这个政体里边的任何人所谓提出的改革都不可能达到你所想象的,或者根本是寸步难行的。所以表面上看,不管是他们提出多么美妙的多么动听的方案,想法都不可能实施下去。真正能实施也等不到今天温家宝,或某个人出来,重提谈改革,应该早就提出来了。因为中共内部应该说不是没有改革派, 也不是没有改革方案,但是每一个改革者在这个体制里边,他根本就是行不通的,也走不下去的。因为今天中共从整体来讲已经是一个烂苹果,从芯里烂到表面了,就差最最表面的一层皮还没有烂掉。这个时候你说让一个烂苹果恢复成一个好苹果根本就不可能,只能把这个烂苹果彻底的抛弃,然后你再选个新的苹果。也就是说你只有彻底抛弃中共这个体制,然后才谈改革。

现在我也看有些网友的评论。我看有的网友说的也很明确,说一个周永康你都拿不下来,对于一个有这么大民愤,做了这么多坏事的人,在中国这种情况下你谈什么改革。其实血债派他是对所谓的政体改革是最害怕的。因为什么,血债派实际上是犯了累累罪行的,那么如果改成一个正常的社会,一个民主的社会,那么你犯下的罪行必然要得到严惩,或遭到法律的制裁的,它们是最害怕中国今天这个社会向正常社会发展。他就要保持那种独裁专治的,邪恶的那种本性,他才能维持下去,他才能在这个体制里边继续攫取他的利益。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共内部任何高官提出的任何改革,实际上只能是表面,它实施不下去,与中共政体是有根本矛盾的。但是因为今天的矛盾也不是一个改革与非改革的矛盾,而是血债派和非血债派的问题。那么如果说非血债派象胡温,包括习近平,他们如果要想有出路的话,我想就是只有一条,就是迅速处理血债派。这个可以说不光是道义上,民心上,天理上,应该来讲都是得到一个正面的百姓的支持。那么他们继续往下走就是抛弃中共这个政体,中国才会有希望,他们个人才会有希望。”

据悉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日前宣布广东拟试点领导干部财产申报公开制度,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外界舆论认为,汪洋连续的破格举措似乎传达出改革派将全面主导18大的信号。草庵对此认为,其实中国的政治改革是由下而上在推动着,【录音-草庵】“关于中国的政治改革,其实一直在中共内部都有些声音,这些声音是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因为中共在统治上面临着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政治改革的问题。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之上政治改革是必然就要进行的。你如果不进行政治改革经济就没办法推动。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人的权力,人的财富必需要得到保障,这都是需要进行政治改革。当然,大家就提到中共是否会政治改革,从目前来看,我个人认为,中共的政治是必然要进行的,而是早晚都要进行的。但是并不是目前的这些领导人所愿意的。中国的政治改革是由下而上在推动着,而不是自上而下在进行。当然今后可能发生的变化可能是从上而下进行的变化,但这种变化是中共中央被迫的。现在不管是从各个方面看,中共的领导人都没有政治改革的愿望,而我们听到各种的声音都是从基层发出来的。

当然从中共整体结构我们来看,所谓的太子们占据了主要的领导权,他们有很多的利益集团在里面,但是这个利益集团并不是完全一致的,他们总体的目标都是希望维护自己的利益。但是,又从维护利益方面有各自不同的一种要求,有的是看到目前中国变化的趋势,以至于他们为了防止清算,要求在利益上有改变,但有几批人要维护自己的利益,坚决要求不改变的。

但是还有一批有良心的一些人,他们往往能够接受历史上的教训,知道顺应这个变化,就是国际上民主自由的大趋势。他们主动要求变,所以这些人都混杂在其中。当然提出政治改革的一些人,有的人还处于维护自己老一辈的思想和传统,他们认为中国将来一定会政治改革,否则他们要被社会淘汰,所以他们主动提出愿意政治改革。

但是,由于他们各方的利益,出发点不同,并不是表明这些人在整体层面上会要求改革,而且他们可能会在某一方面要求改革,在某一方面要求相反会更保守一些。所以,从这些上面来看,我觉得中共体制内有些不同的声音是正常的。但是,我们要清醒的认识一点,就是他们还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为基本点,就是这种改革并不是全面的进行,象我们想象的那种民主自由的改革,那种改变。当然在一旦进行政治改革的时候,他们的这些利益未必就能够按照他们的设想去进行。因为人民一旦有了这个权力以后,可能会全面的进行政治改革,他们可能会被完全抛弃掉。所以在这方面我们要更全面的看待这些问题可能会更好一点。”

李元华对此进一步表示,中国政局的发展并不由中共内部个别人的意志所转移,而是民心所向,【录音-李元华】“我们并没有看到有更多的有民主追求的政体或政党在中共体制下存活下去。我们只是看出在中共内部来讲,已经有人意识到中共独裁到今天已经行不通了,走向了绝路,根本就没有希望了,所以他们希望有改革,我们只能这么解读。

过高的去评价这个举动的话,我觉得也是不切实际的。为什么呢?因为中共的发展,中国政局的发展,并不由中共内部个别人的意志所转移的,实际上是一个民心所向的问题。它只不过是一个时间的早或晚,或者说你顺应这个时事的发展,你就是个豪杰,那么你逆这个时事的发展,你就是被历史所淘汰,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想有这种认识的,或者有这种美好追求的,今天还在中共体制内的人,实际上他们也应该想一想自己的未来和中国的未来。实际上他一个正确的选择,实际上是给他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草庵最后表示,【录音-草庵】“我认为解体中共是非常对的一个想法一个思路。中共到目前为止,它实际上是全球上最邪恶的一个政党。中国的经济改革实际上已经走到了一个死胡同,它必须要有一个政治改革的配合。政治改革从我们观点看,我们希望彻底的解体中共,能够对中国未来走向民主化是一个极大的好处。就象我们看到前苏联的变化,它就是彻底的把苏共解散掉了,这其实就是给中共一个很好的先例。”

听众朋友,今天的【新闻透视】节目就到这里,是静汝为您制作的,感谢您的收听。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10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