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陈光标系总参情报部商干特务内幕

真相网2014.1.17】据大纪元记者张明健报导:2014年1月8日,在美国以收购《纽约时报》为名,上演丑剧的陈光标被曝是中共军方总参情 报部的高级商干特务,他与中共特务圈中的江派人马关系密切而复杂。同时陈光标在重大问题上直接向曾庆红汇报工作,直接听命于曾的指挥完成各项特务任务。

2014年1月8日,在美国以收购《纽约时报》为名,上演丑剧的陈光标被曝是中共军方总参情报部的高级商干特务,他与中共特务圈中的江派人马关系密切而复杂。图为,1月5日,《一财网》记者在纽约肯尼迪机场专候高调扬言收购《纽约时报》的陈光标。(网页截图)

中共现行的特务系统主要分为:中共国家安全部、总参谋部、总政联络部、统战部及各大军区下设的情报系统。其中总参谋部的势力最为庞大,分为总参二部(即总参情报部)和总参三部,其特务体系遍布世界各地及中国内陆,从事情报收集与执行特殊任务,如恐怖袭击和暗杀等。

总参二部、三部有各自不同的工作重点

总参二部、三部及总政联络部都属军队系统的特务机构。总参二部即为总参情报部,总参三部是总参技术侦察部,二者的工作侧重点不同。

总 参情报部过去主要负责搜集军事情报,包括三部份功能:向外国派遣以各种身份为掩护的搜集军事情报的特务;从外国的公开出版物上分析军事情报;向驻外使馆派 出武官。其工作重心在国外的军事情报搜集,但近年来其工作范围扩大到国内的各领域,已不仅限于对军事情报的搜集。在江泽民1999年发动对法轮功迫害 后,总参情报部直接参与对国内法轮功学员的监控、情报搜集、秘密抓捕、审讯、关押等迫害。对海外法轮功学员的监控、情搜、破坏等也是总参情报部工作重点之 一。

总参三部即为“总参谋部技术侦察部”,负责搜集海外军事情报,监听、监查海内外的电话、电邮、网络传媒、网络通讯、破解无线电及各种密件、分析卫星情报等是总参三部的工作重点。

总 参三部下设多个局,有十几万监听大军,负责监听所有国际长途电话。据悉,所有的国际长途电话都是监听并录音的,只是在录音设备上预先输入一些特别的词汇, 例如一些中国领导人的名字、一些敏感的事件名称、以及一些隐讳的词语,包括法轮功、六四等敏感字眼,当录音机感应到这些词汇时就会自动录音,监听人员就会 立即对这个电话进行跟踪监听检查。

江派对总参特务系统的控制

原总参情报部部长杨晖是江泽民派系选中的人,江令其掌管着中共最庞大、最重要的特务系统——总参情报部。但在2011年,胡锦涛藉查办黄光裕案把杨晖逼出总参,在时任中共国防部长梁光烈的运作下,杨出任江派老巢南京军区参谋长,明升实降。

江 泽民1989年入主中南海之前出任上海市委书记,他与南京军区的高级军官关系密切,到他掌权后,南京军区将领随即被提拔重用,渐渐成为江派在军中的班底人 马,直到中共十八大前后胡锦涛、习近平才收回对南京军区的实际控制权。江泽民当政时期的中共军委四总部军头皆为江的亲信,包括曾任总参谋长、国防部长的梁 光烈,还有前总参谋长陈炳德,这些当时控制军队要害部门的人都出自南京军区。

梁光烈1999年12月至2002年11月任南京军区司令 员,2002年11月至2007年10月任总参谋长。陈炳德从1993年12月至1999年12月在南京军区任职,历任军区参谋长、军区司令员,2007 年至2012年陈炳德升任总参谋长。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江派通过梁、陈二人控制着总参谋部,尤其牢固的控制着总参情报部。

在梁光烈、陈炳德先后控制总参谋部期间,二人在总参情报部内部培植了众多党羽亲信,因梁、陈都出身南京军区,又称其为“南京系特务帮”,原总参情报部部长、现任南京军区参谋长杨晖是南京系特务的主要代表人物。

南京系特务头子杨晖

杨 晖,中共军方高级别特务,出生于 1963年,1978年进入中共军队,曾入读“南京外国语学校(主要培训中共特务学校之一)”、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大学、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中国人民解 放军国防大学战略班。杨晖曾先后在中共驻南斯拉夫使馆、前苏联使馆、俄罗斯使馆、哈萨克斯坦使馆任职。

2001年,杨晖任总参三部(即总参谋部技术侦察部)副部长,从2005年至2007年暂离总参两年,而后再次回总参任职,2011年在总参情报部部长的位置上调任南京军区参谋长。杨晖前后在总参谋部共任职将近10年。

陈 光标是中共军方的“商干特务”,亦称“商业圈高级别特务”,他与特务头子杨晖和杨晖马仔刘鹏辉的关系不一般。陈光标发迹于南京,被军方江派南京系特务帮吸 收,他的级别与赖昌星差不多,属高端商业领域特务,极具情报与政治渗透价值。为了让陈光标在上层商业圈发挥作用,并在关键时为中共站台,中共特务机构在他 身上投入大笔金钱,一手打造出陈的富豪形象。

中共特务分三大类

在中共特务系统中,大体有三种情报人员:密工、商干、挂靠。

“密工”:是专职特务,在行政编制内有工资拿,这种人在圈子里被叫作“密干”或“密工”,全称叫“秘密工作者”。这一类人基本上是受过专业培训的职业特务。

密 工主要来源基本分三部份:一是各院校国际关系专业的毕业生,例如位于南京板桥的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和北京海淀的国际关系学院。二是一些公安、政法院校的 毕业生;三是少数地方大学外语专业的毕业生,如南京外国语学校。这些被中共选中的人,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政治过硬”。

“商干”:是半在编的,在圈子内被称为“商干”。所谓半在编,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名字上了中共特务系统的电脑,人员虽然已经进入特务系统的行政编制,但却不拿工资,属于特务机构发展的干部人员。这些为所在特务单位搜集各种各样的信息资料,并按质量等级换取报酬。

远 华案的主犯赖昌星,就是总参情报部(也有说他是国安部的人)的正处级“商干”特务,有工作证、有拘捕权,还有总参情报部的全国特别通行证,可以自由进出军 事与情报禁区。这类人并不指望从出卖情报中获得多大利益,而是更看重作为特务干部而享受的特权,为自己的不正当生意提供权力保护,和从常规渠道得不到的商 机。

“挂靠”:就是社会上俗称的“线人”,这种人是最多的,他们完全不在行政编制内,但利用与特务机构的特殊关系获得生意上的、经济上的便利,从而得到金钱利益,并将部份经济获益返回给特务机构里的个人作为保护费。

陈光标是总参二部商干特务

陈光标与赖昌星一样,都是中共特务系统发展的典型的“商干”特务。绝大多数的商干特务都没有在军队服过役,不具备任何军事背景,因而外界对于这些缺乏军人气质的人,并不会引起太大的警觉和防范。

像 赖昌星与陈光标这样的生意人,人际关系广泛,在社会上活动能力强,往来各个团体之间,尤其是混迹于各个政治派别间,因此是中共特务机构发展的重点情报人 物。通常的手法是许诺赋予其生意上的特权,换取这些人加入特务组织为其效命。这是如总参与国安部等特务机构发展商干特务的标准操作手法。

从陈光标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种头衔上就可看出他对特务机构的价值,其中虽不乏掺杂着水份,但也能看他在社会上的活动范围之广,接触各色人物之多。

陈 光标的头衔有: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南京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南京市白下区第十六届人大常委;十届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致公党江苏省委委员;中共江苏省 委研究室特约研究员;南京大学名誉校董;南京中医药大学董事会副董事长;中国国际商会常务理事;中国国际再生资源专业委员会副主席;世界华人青年联合会副 主席;中国海峡两岸博爱基金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南亚商务理事会常务理事;东盟国际友好促进会副会长;中国电力促进会副会长;江苏省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 江苏省红十字会副会长;江苏省慈善总会副会长;江苏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江苏省法律援助基金会副会长;江苏省儿童少年福利基金会副理事长;江苏省青年商会 副会长;江苏省私营个体经济协会副会长;江苏黄埔投资集团董事长;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光标归属上海局 巧妙接受军事特务培训

真实的陈光标是依靠军方的支持,以倒卖军火起家,积累巨额财富。他的公司在江苏参与过大量的强拆,但从中央到地方媒体对此只字不提,只是一味的颂扬“陈大善人”,在这背后都有军方特务系统出面消音、歌功的作用。

在2010年或更早些时候,杨晖出任总参情报部部长期间,陈光标曾进入中共国防大学学习三个月之久。外界盛传,因为陈送国防大学两辆豪车保时捷,因而得以进入国防大学将军班学习。但真正的原因是,陈光标要接受近一步的特务专业培训,总参情报部在背后导演了这出戏。

总 参情报部下设五个局:广州局、北京局、天津局、上海局、沈阳局。而这些局都是以驻这个城市的某某办公室的名义出现,比如说广州局,就是广州市人民政府第几 办公室,北京局就叫北京市人民政府第几办公室。陈光标归属上海局管辖,同为归属上海局的还有杨晖的铁杆亲信刘鹏辉绰号“京城小神仙”,因涉入黄光裕案现已 逃亡海外。

商干特务拥有商业特权

刘鹏辉曾透露其真实身份是总参情报部的情报人员隶属上海局,并称,凡是商人,只要加入总参情报部的组织体系,都归他和时任总参情报部部长杨晖指挥,加入的这些人就算犯了杀人放火的事,总参情报部都能将其摆平。陈光标与杨辉、刘鹏辉的关系复杂,内幕甚深。

刘 鹏辉曾扬言,谁敢挡发财路,总参可以通知公安部、安全部,把他们安个罪名抓起来,就像总参三部随时可监听对手的电话那样。条件是,每年要向他和杨晖上交 “组织会费”6000万元,并安排公司20%的股份给他们。黄光裕、陈光标就是这样做的,赖昌星也曾公开说他为中共的情报事业做了“大贡献”。

2014年1月8日,陈光标在美国举行的记者会上,称“资助天安门自焚毁容的陈果母女在美国整容”,并把陈果母女带到台上,接受世界知名媒体的现场采访。这一反常之举彻底暴露了他的中共特务身份。

陈 果、郝惠君母女于2001年除夕,在天安门出演“自焚伪案”后就一直被中共特务系统严密控制,十几年来未接受过任何独立媒体采访也未与外界接触过,更别说 离开中国。如此高调出现在美国的记者会上,这显然,没有中共最高级别的特务头子受权,陈果母女或她们的替身,决不可能被带离中国。而陈光标做到了,这也正 说明他是受信任的中共特务。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5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