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中共危机前所未有 “三退”成潮流

真相网2016.7.3】九十五年前的7月1日,中共建党。自那时起,无边的暗影,笼罩中华大地。近百年的红祸恶浪,六十七年的谎言和暴力统治,中共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犯下滔天罪恶,罄竹难书。这个人类历史上最残暴的政权,在和平时期害死八千万善良民众,迫害民族精英,摧毁传统文化

自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残酷镇压。这场持续了十七年之久的惨烈迫害,把全中国拖入深渊。多种危机衍生,导致当下无解 之困境。放眼大陆,道德急剧下滑、环境生态恶化、资源即将耗尽、群体抗争风起云涌。内忧外困,中共从上到下,组织涣散,官员贪腐。

苦难中,人民在觉醒。一个呼声响起,日渐强劲:抛弃中共,回归中国。中国人渴望自由、民主和真相,呼唤一个没有中共的新中国。

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

近年来,中共亡党危机尽现,有目共睹。中共正陷于极其严重的信任危机与合法性危机。民众对中共的信任早已荡然无存。“党员”的称号成为笑柄和耻辱的 标志;党票和官职只是公开捞钱的手段。从老百姓到党的最高层都无人再相信共产主义。中共的意识形态彻底破产。民智开启,民心思变。越来越多的人质疑和否定 中共的合法性。人们大胆地公开探讨中国的变局和未来转型之路。“中共不等于中国”的话题得到越来越多的学者及民众的关注。“抛弃中共,回归中国”的声音频 现,显示出真正的爱国意识。

在中共内部,中共领导人及体制内学者多次发出亡党危机的警告和变局的信号。

2008年3月中旬,胡锦涛在回应民主党派议论“官僚特权阶层”时说:“社会上有这样的评价,在某种程度上又能引起社会共鸣,是对共产党发出了危机信号,如果哪一天,共产党沦为官僚特权阶层⋯⋯那就证明共产党已经蜕化变质,背叛了人民,那注定消亡。”

2012年11月,胡锦涛在中共十八大致开幕词时称:“如果我们不能处理好腐败这个问题,它将证明是致命的。”

2015年6月中旬,习近平主持中共政治局扩大生活会,发放了一份巡视、考察的调研报告,其中罗列了中共“亡党”的六大危机,包括政治、经济、社 会、前途等方面。报告显示,中央和地方高级官员平均合格率仅达1/4左右,地方基层单位党委不合格、表现差、需改组的“领导班子”高达90%以上。习近平 在会议中讲话提出,面对严峻形势,要承认和接受亡党危机的事实。紧接着,7月1日,中共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实行宪法宣誓制度(草案)》,草 案的誓词中只有“忠于祖国、忠于人民”,而没有强调要“忠于党”。

2015年9月9日,中南海召开主题“从严治党:执政党的使命”与世界对话会,中共官方首次提执政合法性问题,而此话题原本一直是中共的禁区。王岐山还在内部会议上表示“体制、机制上出了大问题,党内上层政治生活出了大问题”。

2015年底,体制内有四个不同身份之人从经济、政治等角度接连预警“中国大变局”。从经济角度,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罕见承认中国面临“30 年来未有之变局”;从政治角度,评论人士牛泪称“中国社会转型到了关键时点”;时政评论人士童大焕认为“中国大陆正处于巨变时代,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 移”,而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则表示,中国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大变革时代即将到来”。

此类信号的一再释放,说明中共领导人非常清楚所面对的危局,他们不得不承认,中共已经从根子上彻底烂掉,正处于亡党的前夜。中共灭亡是历史的必然,不可抗拒。

中共亡党之势不仅在中国人眼里日益明显,也使一些本来对中共存有幻想的西方学者转变了看法。美国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曾经看好中共的应对能力,可是,2015年3月6日,他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评论说:“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开始进入尾声。”

河北自由撰稿人、原资深媒体人朱欣欣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给了人民死亡的道路,领导中国走向黑暗,杀害了国人几千万,败坏了人民的道德,建设了流氓土匪窝……他们说着自己不相信的话,做着自己不相信的事,演着自己不相信的戏。我们再也不会上当。”

时政评论家曹长青在受访时表示,中国人,包括中共官员等,都不再相信共产学说。中共号称有八千万党员,但这个党现已成为“空档(党)”、空壳。他说:“这个空架子哪天散架子了,中国才会真正在世界上以文明、尊严的方式站立起来。”

组织涣散溃烂 官场乱象惊人

目前,中共的党组织自上而下完全涣散溃烂,各级官员贪腐淫乱,官场乱象触目惊心。有评论认为,中共解体将从基层开始。

早在2004年底,流传出的中共中纪委、中组部的一份考察报告显示,中国农村、城市基层(企业、街道)、高等院校的党员团体,85%至95%处于瘫痪或解散的状态。

2014年7月20日,中共新华网刊发了中共中组部的思想整顿通知。通知泄露了中共党员中出现的令中共恐慌的趋向:例如,对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的认同趋向,信仰其他宗教的趋向等。此外,还有席卷全球的退出中共大潮。

2015年12月28日,中纪委发文,自曝中共基层组织丑闻:评上“软弱涣散村级党组织”就能拿到几万块元的补贴,于是众多的村党组织为此争破了头。中共有350多万个这样的“基层机构”,渗透中国社会及各个领域,维系着中共的统治。种种败像显示,基层机构已名存实亡。

中共官场的乱象,在江泽民掌权之后急速加剧。江泽民以贪腐治国,给予官员贪腐的机会来换取他们的支持和服从。由此,各级官员共同犯罪,中共进入了无理念、无底线时代。

据港媒2015年6月报导,在一次中纪委常务委员会上,王岐山披露了中共官员涉淫乱的一组惊人数据:2013年、2014年,党政官员的腐败案件中 涉及婚外情、权色交易方面占65%,其中在经济领域腐败案中,85%都涉及婚外情、权色交易。接获举报的公职人员腐败案件中,涉及婚外情、权色交易方面近 70%。

习近平掌权后,展开强力反腐行动。自中共“十八大”后,已有成千上万名各级官员落马,其中包括170多名国级、副国级、省部级和军级高官,如:前政 法委书记周永康、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河北省委 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江苏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云峰、国家开发银行原监事长姚中民、中共十二届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珉、北京市委副 书记吕锡文、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苏树林、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中共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中共国家 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原副局长孙鸿志、中共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中科协党组书记副主席申维辰等。这些中共党、政、军高官的贪腐、淫 乱、丧失人性等各种丑闻被曝光,显示出中共高层的彻底溃烂。

另外,在国企层面,落马官员已超百人,大多来自能源、通信、交通运输、金融等领域,如:原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中石化总经理王天普、华润集团董事长 宋林、香港中旅集团总经理王帅廷、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孙兆学、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徐建一、中石油总经理廖永远、武汉钢铁公司董事长邓崎琳、宝钢集 团副总经理赵昆、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中国南方航空公司集团总经理司献民、中国中化集团公司总经理蔡希有、东风汽车公司党委副书记、 董事、总经理朱福寿等。这个不断延长的落马名单也显示中共党组织的溃烂在向下延伸和扩大。

据大陆社科院的一份抽样调查的结果,目前45%以上的农村村委会,是由黑恶势力当选的。山西省公安厅2015年10月26日对外通报,仅在当年,山 西各级公安机关共抓捕“黑恶势力”疑犯869名。其中,拘捕涉案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村支部书记、村主任共27人。《人民日报》10月27日的报导亦承 认,村组干部贪腐线索基本上一查一个准。

如今的中共官场,几乎无官不贪、无官不淫,裸官流行。许多官员持有多个护照,早已把财产转移到国外,时刻准备着中共垮台,立刻移民海外。

目前中国成为世界上贫富悬殊最严重的国家,贫富两极分化已经到了危险的引爆点。有数据显示,随着江泽民1989年上台掌权,中国社会的基尼系数从 0.4左右不断上升,2012年达到0.73。位于上端1%的富裕家庭占有全国1/3以上的财产,位于下端25%的贫穷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有1%左右。 大部分人民不聊生,而权贵们则富可敌国。

旅德著名学者、当代极权主义思想研究者仲维光先生表示,中共的统治已千疮百孔,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引发解体的问题。中共的执政是没有合法基础的,从 现在大批富人移民、官员外逃,将子女、财产转移到国外,说明他们已经感到中共将要崩溃了。尤其现在基层民众对中共的不满和反抗非常大,各种维权事件不断, 一旦某个事件触发,中共党组织将会出现树倒猢狲散的局面。

2015年3月12日,现任中共中央党校主任教授、曾任党校《学习时报》编辑部总编辑周为民接受访谈时说,中共官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干就 怎么干,以至于想怎么贪就怎么贪,到这样一种丑恶的地步,纲纪废驰到这样的程度还得了?那是很典型的王朝末期的一种要垮台的样子。”

九评共产党》引领历史巨变

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从历史、政治、经济、文化、信仰等层面深刻剖析中共的欺骗、暴力、邪教和流氓本性,揭露中共暴政给中华民族和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给为祸人间一个多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盖棺论定。

《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在大陆和国际社会引起强烈反响和热议,被誉为划时代的巨著、“九颗精神原子弹”、“九面照妖镜”,成为近年来流传最广的中共禁书

法广电台前中文部主任吴葆璋表示:“《九评》所揭示的中共真相继续在中国境内和境外发酵,越来越多的人深刻认识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在中国大陆实践的恶果。《九评》不仅已成为世界思想史上的经典,也已成为民主中国的奠基石。”

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在2009年评说,《九评》问世,使中国大地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个变化首先反映在人的精神、心灵的层面,而这种心灵和精神层 面的变化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历史大潮。这个历史大潮对于推动整个社会走向自由、宪政、民主的联邦新中国是有不可分割的作用,不可磨灭的作用。所以,我认为, 《九评共产党》立下的功绩怎么赞扬都不过分。《九评共产党》的作者,我认为是有大智慧的人,他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我不知道,但是作者是值得中国人尊敬 的,值得每个中国人感谢的。”

迄今,《九评共产党》已经在许多国家出版上市,并被翻译成英、日、德、法、韩、俄、西班牙、越南及意大利语等三十多种语言。11年来,在全球五大洲 上百个城市举行了五千多场“九评”研讨会、新闻发布会、集会、图片展等活动,反响巨大,推动全球去共化。波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捷克、匈牙利 等国家已陆续通过法律、决议、政策、行政命令清除国家境内一切共产主义符号、党文化和共产党的影响。

面对《九评》,中共哑口无言,无力辩驳,所有喉舌媒体一律沉默。《大参考》创办人李洪宽表示,“中共官方都回避《九评》,中共官方都不敢批《九 评》,中共养了几百万的‘五毛’大军,中国社科院,每一个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都有专门研究这个的,没有人敢出来批它,中共的舆论工具都回避。(九 评)挖它(中共)祖坟。因为讲到它的点上。它(中共)不敢回应,这就说明这个文件的力度。这就是《九评》的威力。”

三退大潮见证心灵觉醒

随着《九评》的发表和传播,在全球掀起了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三退” 浪潮。曾经加入过中共党组织的人们纷纷声明退出,抛弃中共。2004年11月29日,第一则退党声明在大纪元刊出。2005年1月12日,《大纪元郑重声 明》发表,呼吁“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 以为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的人作证。”

2005年2月,“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成立,为中国民众声明“三退”提供平台。2005年4月21日,大纪元退党网站显示,退出党(团、队)的三退 人数突破100万。2005年10月18日,三退人数达到500万。2006年4月25日,三退人数超过1000万。2011年8月7日,三退人数冲破一 亿。2015年4月14日,三退人数突破两亿。截止到2016年6月30日,已有2亿4千2百多万人在大纪元发表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

自《九评》发表以来,每日退党人数节节攀昇。从最初的几十人、几百人、几千人,上升到目前每天接近十万人“三退”,有时甚至超过十万人,这意味着每两秒钟内有三位中国人退出中共。

在两亿多三退民众当中,不分男女老少,贫富贵贱,学识深浅,其中包括许多中共高官、各级党委骨干和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人员。实名退党、集体退党、海外旅游团整团退党的事件层出不穷。

海外三退义工李女士每天都给大陆民众打电话、讲真相、办理三退。2012年5月,李女士拨通了一个电话,对方告知“我是‘610’的”,便开始耍 凶。李女士向他讲真相,劝他赶紧退出共产党,悬崖勒马,这是逃命的路。对方一直静静的听,最后把自己的真实姓名和工作单位都报了出来,还把他的妻子、两个 孩子和几个亲戚朋友共15人的姓名,也报给李女士,请她帮助办理三退。

据报导,在河南,一个乡镇党支部中的十几名党员宣布集体退党,同时也宣布解散党支部。在天津市,某乡村的党支部成员看了《九评共产党》之后,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和中共不会维系长久后,整个乡党支部,除了书记一人外其余全部退党。

大陆一位基层党委书记看完《九评共产党》后,反复思考了近一个月,托朋友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发出退党声明,他写到:“我是1965年入党的,在 基层当了14年的书记。我看了《九评共产党》后,感觉《九评》把共产党几十年来的罪恶揭露太彻底了。我自己也曾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现在我声明退出共产 党。”

2012年10月2号,四川绵竹剑南春集团有限公司的40名党员集体真名退党,并且按上红手印。

2013年7月1日前夕,大陆连爆退党新闻。原武汉中级法院刑一厅的法官潘仁强,公开以实名退党。6月17日,湖南5000多名原“乡村放映员”公 开集体退党。紧接着,原河南郑州黄河河务局工务处副处长史宗伟网上公开退党,他在部落格中表示,“希望能传播真相、反洗脑,使大众清醒过来,自发主张自己 作为一个人的权利。”6月27日,福建省石狮市人大代表李联炮在微博、博客上发表退党声明。他表示,在亲身经历了中共的腐败和迫害之后,已经对共产党彻底 失望。

2015年“七一”中共建党日前,湖南湘潭市色织染整厂全体职工1003名工人绝望至极、集体要求退党,其中不乏有数十年党龄的老党员。此千人企业的集体退党,被外界视为民间弃共的缩影。

2016年6月,在巴黎拉法耶特商场(Galeries Lafayette)前,一位大陆中央党校的官员和大陆某地公安局长在与三退义工交谈后、欣然退出中共。那位公安局长紧握义工的手说:“谢谢!谢谢!我们国内见。”

退出中共,摆脱心灵枷锁,脱离共产魔教,是生命回归善良、迈向光明的关键决断。

中共为了维持其统治,不断用利益和压力迫使大批的中国民众加入其党、团、队组织,并让人们发下毒誓,把生命献给它。加入它,即被中共打上兽印,被绑 架上了中共的列车。在中共走向毁灭之时,那些加入过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的人,作为其一分子,将会随同中共踏上死亡之旅。六十多年来,中共绑架了亿万中国 人,捆绑了整个中华民族,其邪恶势力也同时肆虐世界。因此,退出中共相关组织,消除这个邪恶的符号,是自我拯救的最好办法。此外,退出中共,也是从思想深 处肃清共产邪恶,找回做人的尊严,找回人的道德良知。

著名学者仲维光指出,《九评》提出了带有前瞻性的解决方法:退出中共、解体中共,彻底清算党文化。他说:“《九评》不仅对于清算、总结、反思共产党历史提出好的起点,而且也为历史中那些曾经跟着共产党走的人、那些深受共产党影响的人,给他们从新做人和反省提供一个可能。”

因此,三退是一场伟大的精神觉醒运动,是一场善与恶的重大抉择,是对生命的彻底拯救。广传《九评》,让真相深入人心,清除当今世上中共的毒害、挽救更多善良的心灵。《九评》的问世与浩荡“三退”潮是上天赋予中国人的大智慧,是解体中共之正法大道,解体中共邪党于无形之中。

十一年来,九评的广泛传播和三退大潮的迅猛推进,彻底动摇了中共的根基,为未来中国的和平转型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同时,跨世纪的国际去共化浪潮强有 力地冲击著中共,为中共亡党和清算其罪行做了预演和铺垫。国际上,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及强摘器官罪恶的声音此起彼伏。正义的冲击波,将加速中国政局的变 化。体制内外,人们普遍清醒的认识到:中共是中华大地上一切灾难和苦难之根源。中共的本质不容于文明世界,已无改良的可能。红色的邪恶大厦,摇摇欲坠,崩 溃在即。中共的解体,即是共产危害的完结、民族苦难的终结。没有中共的中国,在回归中华传统与神传文化之后,复兴与富强指日可待。历经劫难的中华大地,必 将迎来光明美好的新纪元。

转载自大纪元

本文链接:http://dafahao.com/ccp-unprecedented-crisis.html
本文标题:程晓容:中共危机前所未有 “三退”成潮流 - 真相网

本文TinyURL短网址: http://tinyurl.com/zs4k98g || 本文Google短网址: https://goo.gl/myCzy7

如喜欢本站请订阅: 或者 点此【RSS订阅真相网】
本文 发表于: 2016年7月04日, 更新于:2016年7月03日.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键分享(中文):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10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回复】

Copyright © 2008 - 2017 , Design by 真相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