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铸夫人直书共产党杀人放火 大西北集体嫖娼(图)

真相网2015.8.30】

陶铸夫人直书共产党杀人放火  大西北集体嫖娼(图)
曾志(陶铸夫人)直书共产党杀人放火-

中共高层曾在大西北集体嫖娼

大陆期刊《同舟共进》曾发表过一篇文章,披露上世纪30年代,中共高层在大西北集体嫖娼的龌龊往事。

1933年5月,陶铸在位于上海的中共中央机关工作时被捕,被送进南京监狱。陶铸的妻子曾志当时在闽东任中共临时特委组织部长,因同时与宣传部长叶 飞(后为上将、福建省委书记)、游击队长任铁峰相好,遭到处分。曾志对此非常不满:“当时我思想不通,为什么要我负主要责任?!只因为我是女人吗?我并没 有去招惹他们......”

高岗到西安后,看到中共省委官员竟然到妓院嫖娼。起初高岗感到很惊讶,但很快便随波逐流了。

1934年1月,高岗因奸淫女性受到严厉处罚,但他依然每到一处都找女人。中共中央红军到达延安后,高岗看到中共一些高官与他一样淫乱不堪,自然更不会收敛,甚至有所发展。

随着高岗在中共内权威上升,部下投其所好,还有女人投怀送抱,高岗从西北一直放荡到北京。其妻李立群曾多次向中共高层哭诉。但高岗如此淫乱,其仕途未受到影响,反而一路走强。

当年大批知识青年聚集在延安,婚恋很快成为“问题”。中共推行恋爱可以自由,结婚必须批准,打胎则需要组织部介绍信的管控政策。

去年,陶铸的妻子曾志出版回忆录《一个革命的幸存者》,亦披露了中共延安时期的淫乱共妻生活,她说,当时和她一起参加革命的青年男女,“夜间男女也不分,几个人挤在一张床上。”

中共自建党之后,高层利用权力以逞淫乱早已是一种常态,其建政初期,高层官员掀起一股“换妻”潮。到了江泽民执政期间,江实行腐败治国,淫乱治国, 再一次将中共官员的淫乱洪流推向高峰,直接导致了整个国家的“繁荣娼盛”,整个社会人性底线的失守,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附:闲云野鹤一忽悠发表的一篇文章<< 曾志(陶铸夫人)直书共产党杀人放火

曾志写了一本书,那些不知什么叫中国共产党,什么叫中国革命的,不知共产党为什么搞不好经济,那些以为文革仅始于五十年代末的人都应一读。

陶铸是文革前中共中南局书记,文革开始时一度奉召入京,后被打成“刘、邓、陶反党集团”的第三号人物而被整死。陶氏小有文才,曾作《松树的风格》一 文,歌颂革命者的气节,被收入中学语文课本。,陶氏在文革中面对毛的淫威和革命下一代的皮带和棍棒时气节还真成了他的精神支柱。

陶铸死得不明不白,未能留下只言片语。他女儿陶斯亮倒以一篇纪念父亲的文章成了名作家。陶铸老婆曾志熬过文革,活到世纪末,出版了回忆录。此书一九九九年底问世,二零零零年初就加印,可见其洛阳纸贵。

革命圣地延安如同地狱

曾志也是老革命,二十年代就参加地下工作。和所有的老革命一样,她写回忆录是为了光大先人事迹,勉励后人继续革命。笔者翻了几页,也不由得拍案叫好。以下略举数例:

“有一位做过地下工作的老同志叫易继光,被审查时,有人用皮带抽他,把他身上的皮袄都抽破了。遍体血渍斑斑,有人用嘴咬他的胳膊,肉都咬掉了一块。 有一次用绳子只吊他两手两脚各一个指头,高高吊在窑洞的梁上再用皮带抽,真是惨不忍睹。还有一位被斗的女同志被打昏过去了,倒在地上抽搐,有人却说她装死 狗,反而用脚死命踢她。另一位女同志被打得口鼻都流了血,满脸尽是血污。月经来了,也照斗照打,结果裤子都湮湿了,还把窑洞的地面染红了一大块。上吊自杀 的好像叫周风平,他是来自白区的省委书记 ..... 每到夜晚,临时支部这排窑洞的一个个小窗口透出了胡麻油小灯如萤火般闪烁的昏黄灯光,四处静悄悄地,只有一阵阵喝骂声、踢打声和惨叫声越过土墙,越过山粱 飘向漆黑的山野,时断时续,此起彼伏,让人心惊肉跳,不寒而栗。”读者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在中共“革命传统”教育中做足文章的渣滓洞和白公馆。这是革命圣地 延安,相去不远便是毛泽东和江青卿卿我我的窑洞。

还有一些场面虽然没这么鲜血淋漓,却让人肉麻不堪。例如,有个叫危拱之的女革命家,大革命时留苏,参加长征,后来当河南省委组织部长。她被审查时用 裤带自缢,被人发现时已七窍流血,但一条命算是拣了回来。此后她半疯半傻,常常跑到男朋友的集体宿舍里当着别人的面同床共眠,和曾志分到一个宿舍后又召来 男友在曾志面前在床上搂来抱去,滚作一团(此人曾是叶剑英的妻子)。

林彪老婆叶群当时也被关起来受审查,和曾志关在一起,她不上厕所,大小便就拉在脸盆和饭碗里,然后往门外一泼,臭气四溢。有时她甚至就拿过曾志的脸盆来方便。

记得曾经有一首令人回肠荡气的延安颂歌开头是这么两句:“夕阳辉映着山头的塔影,月色映照着河边的柳影”。神圣得不能再神圣的“延安岁月”,竟然被曾志女士寥寥数笔,发落成了七分炼狱,三分猪圈。共产党人杀人放火的真实纪录

曾志参加革命时只有十五岁。为什么有那么多少男少女陶醉于革命呢?曾志回忆道:“面对如火如荼的革命形势,我热血沸腾,再也坐不住了。我从一个深居 简出的教员家眷,一下成为抛头露面的知名人物。我还作了刻意的打扮,把留长的头发又剪短了,脱下旗袍,换上了男学生装,包扎上红腰带,有时头上裹了块红头 巾,背着红缨大片刀,看起来十分威武神气,人称红姑娘。”革命给了这个十五岁的小姑娘什么样的权力呢?曾女士说是抄家分浮财,包括放火:那时我身上有一种 红的狂热、革命的狂热。最为可笑的是,有一回,我路过城门楼,突然觉得这庞然大物太可恨。工农红军攻城时,国民党部队就是倚仗这门楼阻挡革命军进城,这样 的地方应该毁掉它。于是,一阵热血冲动,我一人抱来一堆干草跑上城楼,把二楼给点着了。

而朱德总司令看见她的这一革命行动,居然慈祥地笑了。当时和她一起参加革命的青年男女“白天走上街头巷尾或深入农村,晚上回来却是又唱又闹,疯疯癫癫的。夜间男女也不分,几个人挤在一张床上。”

这些男女乱交的“革命青年”和土匪一般的“省委特派员”发动的“革命”就是实行焦土政策,强迫农民把自己的房子烧掉,牲口宰掉,跟着这伙疯疯癫癫的 男女去推翻旧社会。结果农民起而反抗,在“焦土政策”的动员大会上这些“革命者”成了愤怒的农民的刀下鬼,他们逃到哪里,哪里的农民就高举大刀长矛从村里 冲出来,高喊杀共产党。当正规红军赶来镇压时,一个领头的农民被抓住了,“被捆起来后还破口大骂共产党放火杀人”。被赶得四处乱跑的曾志大叫:“今天非宰 了你不可!”她“拿起梭镖用力朝他肚子上扎去,他一闪身没刺着。我又向别人要了一把大刀,连砍了几刀,但砍不深,还死不了。用脚一踢,他倒在地上。我还是 不解气,再用梭标在他的肚子上、屁股上乱扎,只听他发出呼呼的喘气声和哼哼的呻吟声,那种声音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

共产党说国民党污蔑它“共产共妻,杀人放火”,想不到在曾女士的书里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却件件落到了实处。过去弄不懂文化大革命时红卫兵为什么那么喜欢造反,少男少女们打砸抢和用皮带抽老师的那股革命干劲又是从哪来的?现在茅塞顿开了。

不懂共产党的人请看此书

曾志女士写了一本好书。那些不知道什么叫中国共产党、什么叫中国革命的人应该来读一读这本书。那些弄不懂共产党人为什么搞不好经济的人也应该来读一 读。那些以为文化大革命起源于五十年代末的人更应该来读一读,至于那些为了银两,出卖良知,自愿为奴,甘心当狗的五毛,伪学者们,你们读与不读,自便好 了,无论如何,没人会期许你们改变德行。

最后得一提的是:此书的书名十分切题,叫做《一个革命的幸存者》。笔者只听说有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和纳粹死亡营的幸存者,现在曾志女士把自己比作中共革命的幸存者,可见在她的下意识里,这三件事大概是差不了多少的。

转载自看中国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10 + 6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