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为什么恐惧“谣言”——剥夺民间自发信息权是一种罪恶

真相网2014.9.7】据《争鸣》杂志2014年9月号报道:政治传言亦真亦假,被视之为社会大变革的前兆。例如一九七五年后,官方用“追查政治谣言”镇压社会舆论,江青指责邓小平是“谣言公司的总经理”。那正预示着中南海里开始孕育宫廷政变。其实民间传言,哪怕是谣言,也是社会情绪和危机存在的警示。更何况民间自发的、即使没有被证实的消息被传播,也常常有助于避免悲剧的发生。因此,剥夺民间自发信息权是一种罪恶。例如,当年政府隐瞒薩斯疫情的灾难性后果举世震惊。又如青岛中石化大爆炸

七月十一日,大陆“享房网”总裁兼资深记者程凌虚,在微博发布消息,指当局周四(十日)凌晨,动用三十八军五百人,异地关押贾庆林于呼和浩特巿一所监狱。其后微博署名“南都校尉”指,贾庆林被秘密羁押地点是呼伦贝尔。七月十四日中午至傍晚,网络爆料南京军区实行空中管制,超过一百班次往返上海和北京的航班被延误或取消。此外,上海电视台节目也曾停播。如今,大陆民众茶余饭后皆离不开中南海权斗话题,政治流言蔓延整个中国。

社会大变革的前兆

在当今中国,官方把一切不利“稳定”的民间自发消息都武断成“谣言”。其实民间传言自古有之,虚虚实实,正所谓“事若可传多具癖,人非有品不能贫”。更何况政治传言亦真亦假,被视之为社会大变革的前兆。

例如一九七五年后,官方用“追查政治谣言”镇压社会舆论,江青指责邓小平是“谣言公司的总经理”。那正预示着中南海里开始孕育宫廷政变。以史为鉴,每当中共进入严查政治谣言的紧张时期,都会激起民众对言论封杀令的强烈抗议与回击;而每一次所谓“政治谣言”频起,又都是党内高层纷争白热化的外向反应。不少开始被认为的“政治谣言”,如从二○一二年的王立军逃馆事件,再到薄熙来倒台、薄谷开来毒杀英国商人、徐才厚案、周永康案等皆为网上传言而起,后来都被官方印证。

官方打击造谣传谣行动升级

新华网七月十七日记者报道:十七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会同有关部门依法对一批传播谣言的互联网站进行查处,三十一家谣言信息较为集中、没有采取管理措施的网站被关停整改,已经对二名在网上所谓的编造、传播谣言网民予以刑事拘留,并对三十七名编造、传播相关谣言的网民予以治安处罚和教育训诫。近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正在开展联合行动,在全国范围内集中部署打击利用互联网造谣、传谣行为。

官方八月九日又公布有网民利用网络社交软件在互联网上编造、散布或转发境外网站刊登的“北京西四环又现不明枪声”、“暴恐分子敲门施暴”、“有人偷孩子内脏”、“北京通州出现地震云,预示二至六天有地震”等谣言。报道称,公安机关依法对巫某、王某、马某、裴某等四名在网上散布谣言人员予以刑事拘留,对范某、张某、李某、朱某等八十一人予以治安拘留、警告等处罚或教育训诫。同时,依法对十六家安全管理责任不落实的网站予以查处并督促其限期整改。

另据江苏《现代快报》报道,徐州一名淘宝网商户陈某因在微信圈内传播“徐州第二附属医院门口,三个暴恐分子手提炸药,被特警当场击毙”的谣言,被警方抓获,并被处以行政拘留。陈某也成了全国第一个在微信圈传播恐怖信息而被治安处罚的人。

早在该消息发布前两天的八月七日,当局刚刚推出了被称为“微信十条”的《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其中规定“除非经过核准,否则不得发布或转载时政类新闻”。由此印证了中共当局正在加紧打压网络自由,不仅扼杀民众的信息发布权,更扼杀民众的官方口径外的知情权。

垄断信息与话语权时代已死

从一九九四年开始,中国与互联网“全功能连接”,从电子公告牌到网站论坛,从微博到微信,网络不断创造出新的自由平台。而与此同时,中国传统主流媒体一向依凭着国家的垄断性“红色话语”时代一去不复返了。长期以来,中共理所当然地规导着社会的主流舆论与价值观,官方要社会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完全由官媒说了算。今天就不一样了,网络创造了一个完全开放的话语平台,民众不再只是守株待兔地等着政府发布信息,他们本身业已成为媒体传播源头与主体。互联网不仅仅是一种互联的现代技术,它正在以其与草根结盟的平等、互动特性,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当今中国的政治生态。时下,社会上无论什么丑闻,都难以隐瞒,所有知情网民都有充分的动力与条件,把事实真相随时上网公布,尽管其中也有假的与恶的,但正如山川纳垢一样无法否认它的壮丽。那些还想站在政府立场,意在封锁信息和隐瞒真相的官方主流媒体,必然要被不断边缘化。现在政府要想封杀、捂住信息,也就等于放弃了引导舆论的机会,把主导舆论权拱手让给网络“个人媒体”,其最终结果就是因丧失公信力而陷于管治危机。这便是中南海最恐惧的。

民间为何流言四起

在中国大陆,官方经常习惯性发布谎言来掩盖真相,民间随即流言四起,捕风捉影。官方谎言和民间流言博弈之时,就更难辨别事实与谣言,尤其是网上的信息。用一句流行的话说:“真相还在系鞋带时,谣言已经跑遍全中国。”

其实,微博只是让网络流言迅速扩散的工具,真正的原因是官方长期以来的权力黑箱作业与新闻宣传惯于谎言掩盖真相,助长了民间网络传言的兴起。在社会发生重大变迁时,社会秩序开始紊乱,政治生态诡秘多变。人们凭直觉感到社会随时会发生重大事变,普遍处于一种期待与恐惧、焦虑与不安的状态。于是到处议论纷纷,以讹传讹。更何况别有用心的阴谋家,也会借机兴风作浪,在民间传播流言,以达到政治目的。

剥夺民间自发信息权是罪恶

其实民间传言,哪怕是谣言,也是社会情绪和危机存在的警示。更何况民间自发的、即使没有被证实的消息被传播,也常常有助于避免悲剧的发生。因此,剥夺民间自发信息权是一种罪恶。

例如,当年政府隐瞒薩斯疫情的灾难性后果举世震惊。再如,去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凌晨三时许,青岛黄岛区中石化东黄复线输油管道原油泄露,七个小时后又发生大爆炸,车辆被炸成多段,道路被爆裂掀翻,黑色蘑菇云穿破云层,市面如同战后一片废墟,人员伤亡惨重,还造成胶州湾海域大范围污染。事发初始,青岛官方媒体三缄其口,后被全国乃至世界媒体广泛曝光。当地百姓普遍认为,从十一月二十二日凌晨三时事发,到上午十时三十分,在长达七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企业乃至政府,根本没把群众生命安全放在首位,完全没有信息发布,更没有任何疏散民众的预警和措施,以至于市民对突如其来的灾难毫无防备。爆炸发生后,黄岛区、青岛市、山东省的各级官员赶到现场,现场被严密封锁,只准出,不准进,更不准民众探听消息,只是告知“领导很重视”。如果当时允许民间即时传播消息,哪怕夸大一些,都会比剥夺民众信息发布与知情权造成那么多人惨烈死亡代价少得多。这个血写的事实,难道还不足以警示这个政权,还公民以基本人权吗?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10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