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现状与大清朝灭亡前惊人相似

真相网2016.4.16】现今中国社会问题层出不穷,经济下行压力巨大、金融市场波动加剧、意外事故群体事件频发。社会危机处于爆发、蔓延、恶化状态。人民的怒气如同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翻看历史发现,中共的现状与大清朝灭亡前的景象竟惊人相似。目前,越来越多的中共体制内人士以借古喻今的方式,暗示中国正处于大变局的前夜。

中共灭亡的命运无法逃避。

大清朝灭亡前的诸多神秘预兆

2011年10月10日,《中国经营报》发表的大陆自由撰稿人傅国涌的文章《1911,大清朝完蛋的前夜》近期在网络被热传。

傅国涌作为民国史研究专家,对清朝末年的景象在文章中做了描述。文章开始便给大家展现出大清朝完蛋前的情景:“进入1911年,北京所有掌权的人们,没有一个想到他们快完蛋了。我看到那个时代掌握大权的人留下来的日记,包括他们的回忆、他们的书信,没有一个人在10月10日之前想过大清朝快完蛋了,从上到下都没有。他们的日记整天记录的就是吃饭送礼,看上去似乎真是繁华的‘盛世’。”

但是在大清朝垮台之前,其实出现了很多神秘的预兆,文章举例说,“老百姓中纷纷传说天上将会出现一颗慧星,慧星现,朝代变。从1908年到1911年,短短的两三年间,民间到处传言大清朝要完结了。”

傅国涌说,在当时人们的日记里发现,至少有三个不同地方的人看到了彗星滑落的现象。综合当时报纸的记载,好多人的日记和回忆可以确认,那个时代《烧饼歌》《推背图》是最流行的读物,是中国人改朝换代时的一个心理寄托。

傅国涌分析说,大清朝为何脱轨?第一个因素就来自这些神秘预兆,其背后是人心的变动,人心思变。

1909年至1910年连年大雨,南方多地因水成灾,粮食欠收。粮食危机带来金融危机,多家银行被挤兑关门。米价、房价急剧攀升,贵得惊人。

有意思的是,文章还提到“很多人当时的日记里每天都是不同的谣言记录,但过了几天,谣言统统都变成了事实。比如说今天写的‘太原沦陷’,明天写的‘西安沦陷’,过后一个星期都变成事实。”这景象与当今中国社会“谣言是遥遥领先的预言”竟如出一辙。

文章还描述说,大清朝之所以脱轨,不光金融有问题,银行要关门,国库也没钱,这是财政困难。一个天朝大国,到了国库山穷水尽的时候就一天也混不下去了。钱都到哪里去了?毫无疑问是落到私人的口袋里了,许多亲王、贝勒和大臣家里都很有钱,唯独大清朝的国库没钱。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也在重复周期性的规律。傅国涌的这篇文章在2016年再次被热传,与现在中国出现的诸多问题似乎有了某种契合。

“癸酉之变”大清朝由摇晃走向垮塌

去年网络热传的中纪委官员习骅的文章《官员都在坐等出事》,讲述了清朝由盛转衰过程中的标志性事件“癸酉之变”。

该文介绍了发生在1813年秋天的一次未遂民众起义——“癸酉之变”。文章称,当时一些直白的民谣早已家喻户晓,而在中国历史上,民谣一贯具有政治风向标的意义。但各级官员早就知道要出事,却都像请客一样,把问题迎进了紫禁城。嘉庆皇帝差一点儿就成了大清的末代君主。

文章说,“癸酉之变”是大清重复历史周期律的不祥之兆。正当整个官场鼾声一片时,国情和世情发生了巨大变化,清朝进入加速下坠通道,灾祸接踵而至。“帝国大厦由摇晃走向垮塌,癸酉之变只是第一步——费正清找到了原因:官员们都在坐等出事!”

《清明上河图》里隐藏的危机

今年清明节前夕,4月3日,大陆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网旗下微信公号“侠客岛”以“眼看着朝廷危机四起,他只能向皇上隐晦地画点实情”为题推荐了《人民日报》的署名文章“《清明上河图》里的黑色幽默”。

据悉,“《清明上河图》里的黑色幽默”这篇文章是由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余晖所写,他认为北宋著名画家张择端为宋徽宗绘制了风俗画长卷《清明上河图》,表面展现商贸繁忙的开封城,其实是警示宋徽宗种种乱象:占道经营、船桥相撞、城墙失修、私粮控市、官员仪态等。

文章最后表示,宋徽宗不愿理会画中描绘的一系列不祥之兆:“历史给予宋徽宗的一次重要机会就这样白白地流逝了”。

对此,北京时局观察员华颇向大纪元记者分析,《清明上河图》表面是繁华景象,背后却是危机四起,和现在的形势非常相似,这是作者以古讽今,现在同样也是表面繁华,内部却是暗潮涌动、危机四伏。

华颇强调,中共体制的弊端所造成的现在的社会现状,习近平无法解决,除非习近平走民主宪政、普世价值这条路。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眼看着朝廷危机四起,他只能向皇上隐晦地画点实情”,单看这标题,作者要表达的意思已很明显。
人们只看到了“清明上河图”所描绘的繁荣,而没有看到其背后的危机。(清明上河图局部,故宫博物院提供)

习近平“文胆”暗指中共处于生死关头

今年4月3日,财经网在微信再次刊出前中央党校副校长李书磊于2014年为戊戌变法百年写的祭文《说什么激进》。文章谈道:“变法(或称改革、维新、改良)历来是一个政权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以非革命的方式自求生路的措施,是统治集团在对政权覆灭的畏惧感、对国家存亡的责任感支配下采取的一种自我抑制与自我更新。或者是由于环境的突变,或者是由于弊恶的长期积累,总之到了生变法之思的时候政权已经是面对危亡了。”

文章还放出重话,“能否变法是对一个政权素质严峻的考验,没有比这种考验更真实、更恼人的了,通过则生,通不过则死。”

官媒引用清华教授的话说明中共处境

今年4月4日,中共党媒《学习时报》引述学者、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孙立平对改革的看法:改革开放之初,中共想到的改革,不外乎就是从某个起点走向某个终点,起点是旧体制,终点是新体制。这个过程的结果会怎样呢?按照当时的逻辑来说,只能想到两种结果,一个是成功,一个是失败:如果最后走到终点,改革就成功了;如果又回到原来的起点,改革就失败了。

孙立平表示,但是,其实还有第三种可能性,就是走到半路的时候,它不走了,不动了。它不但不动,还把这种状态定型为一种相对稳定的体制。

改革出现了一种停滞,“有人不愿意往下走了”,换句话说,下半场有人不愿意接着踢了。

中共体制内专家破禁忌公开提总统制

4月2日,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接受联合早报网专访时分析,中国正走在“历史大变革的前沿”,它正在重新寻找国际关系、经济发展和政治价值的三大定格,在目前仍“未定格”的不确定过程中,对内对外“必然引起很多紧张”。

汪玉凯认为,如何找出能够真正被人民认可、被国际社会大体认同的制度设计和有效的制度架构,这才是高层必须要做的。

汪玉凯提到,至于有人说,中国未来可以由国家主席制变为总统制,他认为形式并不是最主要的问题,关键是制度设计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即使中国的政治体制变为总统制,从目前中国的政治生态看,必须是“系统性改革”。

汪玉凯说:“如果再回到文革的价值形态上,中国肯定没有前途。”历史潮流是向着民主和法治方向演进。

时事评论员石九天认为,通篇来看,尽管汪玉凯的看法仍有局限性,也可能他没有说出真心想法,但是这已是中共体制内人士重大的突破,开始公开讨论总统制的问题了。

反腐专家承认现行体制架构存在问题

同样谈到体制问题的还有中共纪检监察学院前副院长、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

李永忠在今年3月10日发表的文章《反腐终极目标不只是抓贪官》中语出惊人:“只要不搞政治体制改革,不搞政改试点,只要党委不分权,任何一个纪委都不可能对同级党委进行有效监督。”

“党委只要把决策、执行、监督三个权拿在一起,不管是中纪委、省纪委、市纪委、县纪委,都不可能‘对同级党委特别是常委会成员’(十八届三中全会语)进行有效的监督。党委的权力结构不改,案子难查处,监督难实现,纪委的监督责任也很难落实。最多是扬汤止沸,而非釜底抽薪!”

李永忠说:“一两个高官落马,是个人素质问题,上百个高官落马,是权力结构问题。素质不高自然是贪腐的原因之一,但是权力结构在里面起的作用更大。”

2015年4月23日下午,王岐山在中南海会见了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比较经济学家青木昌彦和成长于北京的日本人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德地立人等日本裔的政治经济学者,谈及反腐、改革、法治等具体问题。

王歧山在对话中承认,“难啊!自己监督自己啊!我自己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医学上有自己给自己开刀的唯一例子,可以在网上查到,俄国的西伯利亚的一位外科医生给自己割过阑尾。这是唯一的病例,说明自我更新、自我净化很难。”

体制内人士纷纷反省

今年4月初,中共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在谈到广东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李嘉落马一事时,不无感慨地说:“这些不受民众监督的权力,会使他变得不认识自己。在这种意义上,李嘉等人,是这种体制的受益人,又是这种体制的受害者。”

于建嵘呼吁(中共)该反省那些制造腐败的制度了。

曾供职于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任职副编审的邓聿文在3月28日发表了评论文章《政改一刻也不能耽误》。

文中说:“内地最近爆出的疫苗问题已经说明这个体制不可救药了,表面上看这是个监管问题,实际上它是政治问题,出现这种事,不是监管不严而导致的,而是这个体制一定会出现的,所以要改的不只是监管,而是重构体制,这就需要改革,改革不是小打小闹,而是从根上改,这个根只能是政治。”

民众一刻未停在问责中共

今年以来,“问题疫苗”、“女子酒店遇袭”、“海关新税制”等多起民生问题都遭到民众的强烈反弹,问责中共的声浪一次高过一次。

最近,一女子在北京和颐酒店走廊遭陌生男子拖拽、险遭强奸的事件引发民众强烈关注,在短短一天一夜,阅读量达到13亿之多,网络、微信、微博连续十几个小时被刷屏。有网民留帖说:“北京首都的派出所都这样,这个社会这个国家没救了。”

4月7日,时事评论员东步亮在东网发表评论文章《民生热点里透露的仍是政治舆情》说:“看起来,这好像是一个社会新闻,是一个民生热点事件,但是,实际上这仍然反映的是政治舆情。”

文章最后说,有关部门也许禁得了明显涉及敏感话题的政治新闻,但禁不了的民生和社会新闻里,仍时刻暴露著这个腐烂体制的政治脓疮。

同时,法轮功学员在海内外不断讲述著遭受迫害的真相,并揭露中共的邪恶。江泽民等一系列中共高官也都被告上了国际法庭。目前,国际上对于追究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呼声越来越大,使得中共面临更大压力。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9 + 9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