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19大假象所迷惑,党代会只是中共邪政的鬼把戏

真相网焦点评论】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一些海外媒体陷入了中共流氓的泥淖,被中共操弄的各种情势变化搅弄得昏天黑地,天天在党文化的奸诈和斗争中搅动人心、搅乱正常人的正向思维,在中共掩盖其真实目的的假消息中猜测,在中共有意避实就虚的放话中评论,在一片混乱中臆测着中共十九大将要发生的所谓大事,乐此不疲、神魂颠倒的在全世界为19大聚焦和免费打宣传,有意无意中帮忙中共搅动世界局势走向。

不要陷入中共流氓党的泥淖

谁都知道,中共从来都是谎话连篇不讲真话!曾几何时,海外一些人把中共释放的各种信息都当作“真实”来进行诠释、分析、预言和评论,这不奇怪吗?

很多海外文章和评论在猜测取消常委、5人、6人、7人、9人、11人常委等,全都猜遍了,这有意义吗? “七上八下”这样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连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会相信习大大会遵从也不会关心的东西,海外媒体却津津乐道的发表很多文章数个月来帮江泽民加强所谓的江规潜规则?这些人究竟是想做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

为什么那么多海外媒体不能一如既往的、甚至加大力度的揭露当今中共邪政体制下的中共犯下的种种罪恶?而要随中共19大起舞呢?

说白了,中共党代会历来都是中共毒害人、迷惑人、假戏假作的伪民主的遮羞布,和企图披上合法外衣的掩人耳目的假过场;其目的只是在利用党代会来加强中共这个邪政体制以维护其自身的统治和利益。共产党的终极目标是利用人的不好的魔性部份索求物质和精神利益的贪婪,来摧毁人类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在冠冕堂皇的追求幸福中达到毁灭人类的目的。中共的这个毁人终极目标从来没有改变过。

熟悉中共运作的人士提醒:海外不应该陷入中共的虚假和权谋中去随鸡起舞,被中共有意无意制造的各种假局势所操控。中共一时说“严重践踏”,海外马上被牵动的惊天动地,中共一时又改为“严重违反”,海外马上又一番惊悉评论,内斗又升级了?不能这样可怜的被邪恶中共操弄呀!中共邪说和邪政体制维护着最高实权领导人的高度极权,在中共最高实权领导人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真实、真心和法理上要去遵从上届某某制定的游戏规则的框框约束,只有是否能达其目的而制定的企图套住别人的框框而已,而这些框框其实都不存在,都是暂时的人为的利用一下而已,所以,无论是改变党章、要任用谁不管年龄大小、要改变组织架构等等,也无论是邓理论、胡科学、江呆婊、习思想等等,人人上台都有一套,都是家常便饭,这些都不是什么惊奇、巨变、和内斗激烈,那是中共极权的游戏,谁上台都会根据自己的私利、权力、意愿去随意改变、变来变去,这就是极权的把戏,没有任何一点点的固定的游戏规则所遵循,什么乱七八糟的“七上八下”等等,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潜规则,因为中共流氓根本就没有规则,其遵循的规则,唯有中共流氓的邪恶本质这个中心在党代会上从来没有改变过,历届最高统治者只是在利用党代会来加强中共这个邪政体制以维护其自身的统治和利益,这才是实质。

海外对中共认识上的一些误区

海外对中共存在一些认识上的误区,总是认为中共内部象海外党派派系一样的外斗、总是认为中共有种种运行规则并用上一届的来框定下一届,总是在中共的党文化之中来衡量着中共的改变、臆测着中共党代会把中共改变,等等等等。简明说来,中共流氓的把戏不管怎么玩,海外媒体不要被玩弄、不要被搞得七上八下的乱猜、不要陷入了中共流氓的泥淖而不自知,或被中共操弄着在党文化的奸诈和斗争中搅乱人心、搅乱正常人的正向思维,搅动世界局势;其实:

1、19大不会有海外有些人预测的那种巨变和惊讶;中共这个最坏的流氓党绝不会改变或变好,海外媒体的文章也不要给人一种被人觉的中共在改变、在变好的错觉,那就是有意无意中在助恶为虐了;

2、习近平不会受上届框框的什么约束来自断臂膀,只会更加加强其权力,包括布局其左右手的权力,这没有什么惊讶,没有什么阻力,中共历来如此;

海外放大看待了胡锦涛时期的“弱势”,那是特殊情况,并以此类推到习近平就会出现许多误判。即使是胡锦涛“弱势”时期,胡从极盛时的江泽民大老虎口中活生生的拔牙打掉他的左右手陈良宇,也是做到了的,这就是明证,因这是中共的权力特点;

3、中共没有海外评论的那种实质的合法的派系和派系运作,那是极权不允许的。有亲信、有人脉、有势力存在,也可称其为中共式派系,但没有海外讲的那种像是民主国家存在的实质的合法派系和派系运作(斗争、竞争等);中共谁上台,都只有最高当权者的一派,只是亲疏关系远近而已,其它有实质派系的就是明目张胆的找死;
再从人的因素来说,派别是需要有相当多的人来死心塌地跟从才能形成的。因中共高官的人格特征不得不被党性取代,没有传统思想的忠义廉耻,当然就没有对上届最高统治者的忠心和义气,只有对现实最高极权统治者权力的下跪和利益谋取和明哲保身,所以,中共高官有意无意的、主动被动的就会表现出两面派人格、说两面话、做两面人,他们不敢、也不存在象海外民主社会一样的公开的在野派别及与当权者公开博斗;
这里说的是派别的斗争,个人行为或分散集体的不同意见和斗争,这也不属于派别斗争。

4、中共的权斗特征,是乱斗、是暗斗、是争夺权力和保护利益的生死斗争,这是从中共出现之前,苏共和其它共产政体都有的共性,因为这来源于马列邪恶主义学说;
中共的这种权斗不是海外简单划分的派系内斗:诸如搞点什么坏事来让当权者难堪、或者施政不利等等这样海外常见、但在中共里是小儿科都不如的事情和微不足道的;因为中共当权者的评价从来不来自于施政和干了多少好事;

5、中共最高统治者,权力不来自合法,是非法取得权力,那就是谁抢到手谁坐,所以,诸如:权斗、夺权(不是海外讲的政变)、暗杀这类事情,是时常有的,历届都有,这不奇怪;这也是中共最高统治者自始至终都要控制军权极力维护权力的原因之一,但这不等于常规意义上的当政稳不稳定,也不是习近平时期的特有现象。

6、中共最高头目的权力稳不稳,常常只是在掌权初期的一段时间里,因为上届权力的交接和固守等等复杂因素,会有一段时期的权力过渡和不稳时期,这是真的、是事实。但是,几年之后至今有的人还在讲:习近平19大还在担心、恐惧、害怕、不能控制这个那个的、有遇到阻力等等,这就是不了解中共、不了解习近平了。其实,看中共最高统治者敢不敢出国、敢不敢在国内乱跑,就是权力稳不稳的指标;权力稳不稳,不能与有无暗杀、有无权斗并论衡量;即使是权力相当稳固、极权大权在握了,中共内部外部仍然存在暗斗和暗杀,这是中共本质的劣根所固有的!

7、对于习近平当政,争议较大,不去褒贬,要如何区分开习近平的个人行为和中共作恶的一贯行为,这是至关重要的。习打击贪腐,特别是江泽民贪腐集团,受到很多普罗大众的支持和拥护;但习与中共现在是容在一起的,习仍然是利用中共的极权体制在加强其权力,中共也在利用习来苟延残喘。

8、19大搞得到处风声鹤唳,这不是习近平在担心江什么派搞什么鬼搅局、在怕什么政局不稳!既然习近平已有调动一切党政军的实力搞得鸡犬不宁,何来习近平在怕谁呢?
其实,中共党代会的警戒,历次都是如此,19大更不例外,因为越到后面,中共的积怨越多、欠债越多、冤魂要债的更多。中共历次党代会都是戒备森严,舖天盖地的监控人民,以防会议遭到破坏,这是为什么?只有一个核心原因就是:中共作恶多端、害人无数、血债累累,在全国党代会时聚集了中共邪教组织中邪灵控制的全部精英,中共怕有人给它一锅端,所以它要死保,就是这个原因。这与谁在台上没有关系,毛、华、胡、赵、江、胡、习全都是如此。

如何加大力度一如既往的揭露中共的邪恶及中共对中国人犯下的种种罪恶,特别是当今的邪恶,让人们觉醒,唾弃中共和共产党,才能加速中共的灭亡,这是国内外有识之士救中国的唯一正道。(详见另文)

抛弃中共马列邪政体制 中国才会政清人和

在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上,为什么当今的中国社会出现了如此严重的官员贪腐?其实大家都知道,原因就在于:中共马列邪政体制,必然滋生贪腐!

在中共这个专制体制内,几乎是官都贪,“不贪腐、不找女人”都被中共官场看作是异类了。大陆老百姓中广传的一句话是:“如果把中共所有的官员排成一排,都拉出去枪毙了,可能有冤枉的;如果隔一个枪毙一个,肯定有漏网的。”

更可怕的是,中共官员动辄就贪腐上亿元(人民币,下同),如中共十八大后贪腐的官员中,有12名省部级以上官员贪腐超过一亿元;而正国级的大贪官周永康被指贪腐上千亿,军委前副主席郭伯雄也被曝贪腐上千亿。

“小官巨贪”的人也不在少数。如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经理马超群 、中共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前副司长魏鹏远、黑龙江龙煤集团物资供应分公司原副总经理于铁义、湖南高速公路投资集团原副总经理彭曙、湖南高广投资公司原总经理胡浩龙等,这些小官也贪腐上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十八大后,仅河北省一地就查出五名亿元级巨贪,包括一名省级、两名厅级、两名处级官员。

贵州省凯里市原市长洪金洲2015年因贪腐逾1.2亿元受审时说,中共官员只要在这个位置上,即使“是个白痴、是头猪,都会给他送钱、送物”,一语道出了中共官场的腐败黑暗。

中国“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生前曾批:“只要中国一天离不开共产主义,中国的前途就无法摆脱黑暗。”

周有光说:“贪官当然要抓,但抓了贪官不等于政府就好了,问题在于专制,不是贪官。专制下必然有贪官,民主制度下贪官少,因为人民可以讲话,你做坏事我下次不选举你,专制就不行!”

海外评论

据美国之音报导,中共高层政治运作,普遍被认为是幕后操作和黑箱作业,那么为何执政的中共还需要党代会来树立其人事安排和路线方针呢?

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表示,按照中共的规定,党代会是最高权力机构,但实际运作完全颠倒过来,台前幕后两套戏码,中共高层极少数人密室策划的交易强加给党代会,操弄选举,然后再挟中央以令全党、全国。党代会的实质是伪民主的遮羞布、合法性的橡皮图章。

高文谦说,中共搞独裁专制,需要通过党代会的形式,披一件所谓的“民主”外衣。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说,中共党代会的实质是,给不合法的程序加以所谓合法的包装,给不合法的权力披上所谓合法的外衣。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金钟表示,中共的党代会,与民主国家的议会不同,根本不是一个讨论的、决策的大会,而是按照事先的安排走过场,是中共党的领导人和独裁者手中的“装饰品”。

对于中共极少数高层人物是如何操纵党代会的问题,金钟表示,要操控党代会的话是易如反掌,尤其是在毛泽东的独裁统治建立之后,没有人敢当他的面提出质疑,中共党内一点争论和民主的气氛都没有。

金钟说,中共八大的会议内容以大会发言为主,但此后,大会发言被取消,改为给代表发简报,代表的不同意见被抹杀在不同小组的讨论里。

中共领导人和独裁者控制党代会,除不让代表在大会上发言外,还有把预先的人事安排进行党内“摸底”或下发征求意见书;开会时,进行所谓的小组讨论,不让不同声音外泄,不让各个党代会的小组互相讨论、串联、碰面等。

陈破空补充说,中共操作党代会还有把事先准备好的文件发下去,发到省部级,省部级首先“学习”,知道了中共党代会要干什么,而省委书记带头不能出意外,按照事先决定好的步骤走;同时对新闻记者也严加管控,防止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外泄等。

陈破空说,中共的党代会,就是搞形式、走过场,成为掩饰激烈权力斗争的豪华秀。

中共从1921年至1928年,八年的时间开了六次党代表;从1928年到1976年的四十八年的时间里,仅开了四次党代会;从邓小平开始,是每五年一次党代会,直到现在。

近几十年的中共党代会,所谓“选举”产生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其实都是事先内部定好的。如还没等中共开党代会,媒体就已知道政治局常委的人选及分工。

本文链接:http://dafahao.com/ccp-congress-fig-leaf.html
本文标题:不为19大假象所迷惑,党代会只是中共邪政的鬼把戏 - 真相网

本文TinyURL短网址: http://tinyurl.com/y9vmo9jt || 本文Google短网址: https://goo.gl/G2143c

如喜欢本站请订阅: 或者 点此【RSS订阅真相网】
本文 发表于: 2017年8月01日, 更新于:2017年10月20日.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键分享(中文):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9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回复】

Copyright © 2008 - 2017 , Design by 真相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