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两千多民众继续联名营救法轮功学员滑连友

真相网2013.8.29】据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在了解到法轮功学员滑连友(滑连友)抗议蓄意诬判重判七年的迫害,绝食一年多后,有八百零七位民众联名营救他,然而中共当局仍然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来又有二千零八位民众联名表示对营救法轮功学员滑连友的支持。联名总数已经升至二千八百一十五多人,联名声援仍在扩展。

 

又有二千零八名民众签名支持营救法轮功学员滑连友
又有二千零八名民众签名支持营救法轮功学员滑连友

在 为营救滑连友的征签中,很多民众表达了对营救好人的正义勇气,和对邪恶中共的厌恶愤慨。一位二十七岁的小伙子说:“国家真是受病了,炼法轮功是好事,怎么 还管呢?学法轮功的我给签,救人做好事,别的事我可不管啊,就管(营救)炼法轮功的。” 一位年轻人说:“要是别的我不签,救法轮功学员,是法轮功的事我就签。”有世人还主动提出建议----把为什么签字写清楚,表明自己为什么要救法轮功学 员。

一个退了休的老汉说:“我以前受邪党对法轮功的造假宣传,和别人一起破坏过大法真相(资料),当时大法真相(资料)里讲‘善恶必报’, 我们根本不往心里去。结果那个人去年(二零一二年)就得病死了,我的心脏最近也得癌症了,亲友说我“心”坏了,这回我知道真有报应了,相信大法不一般,我 愿意为法轮功学员签名,还要写个严正声明表示对破坏大法的悔恨。”

一位六十多岁的大爷说:“签。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被逮起来的都是好人。”

还有一个十岁小男孩说:“签,多签点,给我来一张,我让我们班的都签上,谁签谁得好!”

一 九九七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滑连友,当时突发腰锥间盘突出,卧床不起,因为当时留职停薪,自己经营服装店维持生活,得病后家中没有收入,一家人生活陷入 困境,卧床两个月后的一天,家里来了一位亲戚,送给他一本书《转法轮》,只看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时候,他忽然起身下地,提起脏水桶去倒水。家人惊得目瞪口 呆,(妻子田宗丽也从此走入修炼),没过两天他烟也不吸了,原先每天吸两包。生活中的不良习惯全改变了,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

两次遭绑架枉判重刑,生命垂危

二 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滑连友、田宗丽夫妇二人被天津河西区佟楼派出所绑架。法院不通知家属,枉法冤判滑连友五年、田宗丽四年,分别非法关押于天津第一监 狱和天津女子监狱。姥姥质问法院人员,他们回答说“我们也没办法”。那时滑连友夫妇的女儿才十一岁,孩子原来在班里是尖子生,父母被迫害使她受到很大打 击,学习直线下降,而当时,不明真相的老师还叫同学孤立她,胡说孩子神经不正常、不让她上课。滑连友在监狱中受到严重迫害,脑门被在墙上撞得淌血,二零零 六年出狱回家时,精神不正常、乱喊乱叫、喝刷鞋的水。据估计,监狱可能对他施行了药物迫害。这样大概有半年后,才慢慢好起来。

二零一二年四 月二十四日早上,滑连友出去上班,途中被警察绑架,十点左右,老板急着给家里打电话,说人失踪了,给他打电话没人接,后被关机。到下午四点左右,一群人破 门而入,入室抢劫,并绑架了田宗丽。家属聘请了一位河北省律师为滑连友无罪辩护,北辰区公检法机构自知理亏,惧怕律师辩护,在非法开庭前三天,竟然勾结律 师所在地的司法局,非法扣押了律师复印的所有案卷材料,并威胁律师事务所与该律师解约,使律师无法到庭辩护。

在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的非法 开庭之前,北辰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法院、派出所、居委会等机构曾找到滑连友的孩子,连哄带骗的说要给滑连友指定律师,并语带威胁的 “问”孩子是不是也炼法轮功。九月十一日上午,家属重新聘请的两位北京律师接到北辰区法院通知在第六法庭开庭,律师到庭后,法院只让律师和滑连友的孩子进 去,欺骗其他家属说等过一会儿开庭时再进去。庭外家属等到十点半还不能进法庭,再三追问下,方知法院人员早已从地下车库悄悄跑到卓远慈济医院(监狱医院) 对滑连友非法开庭,对病床上的滑连友非法判刑七年。十月九日滑连友被劫持到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

滑连友绝食抗议一年三月 遭殴打虐待

法 轮功学员滑连友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就开始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已经一年三个月了,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然而最近传出一个让人吃惊的消息,滑连友不久 前在监狱系统新生医院(康宁监狱)竟被包夹犯人殴打。被转到港北监狱后又经常被包夹犯人以不让他炼功为由拽腿拉手。监狱包夹犯人还把给滑连友灌食用的胃管 的前面故意弄尖(胃管的前端本来是平滑的),以在对滑连有灌食迫害时增加滑连友的痛苦(弄尖部份在插拔时会挫伤胃壁)。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份,滑连友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自己已经不能独立行走了,恶警就强行输液。十二月七日滑连有生命垂危,狱方害怕猝死在滨海监狱承担责任,把他转到安康医院(原新生医院)。

二 零一三年一月十日,家属去新生医院看滑连友,看到他身体极度虚弱,面容苍老,只能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告诉家人他之所以“绝食”是抗议恶党对他的迫害,亲属们 都非常担心他的安危,要求监狱放人。狱方说,只有人快不行的时候,相关指标达到“要求”才能办“保外”。问其“相关标准”是什么时,对方却顾左右而言他。

监 狱违反基本人性的说辞被海外媒体曝光后,引起各界人士关注,最近在家属与港北监狱的交涉中,对于滑连友绝食抗议、生命垂危这件事,港北监狱可能也觉得再用 这种说辞搪塞说不过去了,于是将“人快不行的时候再说”的说辞转换为“不吃饭是个人行为”,试图以此撇清责任,拒不放人回家。且从六月九日后不说任何原因 中止了家属对滑连友的探望。家属无可奈何,欲哭无泪。

滑连友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竟然还遭到监狱犯人的殴打和故意虐待,很显然是在责任警察操 纵下干的,这也是港北监狱一贯的迫害手段。滑连友的妻子田宗丽被无理剥夺会见权利。家属对滑连有的处境非常担忧,已经向监狱主管部门投诉监狱的迫害行为。 要求保护滑连友的合法权益和保证家属的会见权利,释放滑连有回家恢复身体。

港北监狱血债累累近三千民众联名营救滑连友

滨 海监狱(原港北监狱)曾经把朱文华、李希望迫害致死;把吴殿忠迫害致骨折却一直隐瞒到吴殿忠出狱;把任东升迫害致精神失常却没有给家人一个说法;还有对那 么多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而港北监狱那几个对好人滥用酷刑,对法轮功学员欠下血债的犯罪嫌疑人张士林、宋学森、李国宇等,没有得到应有的查处。

最 近被迫害死的李希望的哥哥写下了《我幸运的醒来了而弟弟却没有》,用自己的被多次毒打昏死的亲身经历,注释了李希望的所谓“猝死”。而家属曾经控告的地锚 酷刑,港北监狱一直不承认的将李希望折磨致死的酷刑方式,也有周向阳写出证词《我曾遭受的地锚酷刑》亲身作证。随后港北监狱将人酷刑致残典型案例当事人吴 殿忠,也写出了《我继续为港北监狱存在的酷刑犯罪作证》,向天津司法机关投诉港北监狱张仕林操纵犯人将他摧残致胸椎压缩性骨折的故意伤害罪责。

港北监狱大量酷刑犯罪,被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相关司法机关却对大量犯罪证据,受害人的投诉,公然视而不见。滑连友被关押在这样的环境里,亲友们不能不为他的安危担心。

然而,十余年的迫害暴政已经走到穷途末路,曾经受铺天谎言蒙蔽的民众,在法轮功学员坚持讲清真相中大部份人明白了真相,联名支持法轮功呼声此起彼伏。眼看滑连友的生命,挣扎煎熬在危险中,亲友无法沉默,开始了营救呼吁,并在民众中发起了征签。

在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天津市及周边河北地区已有八百零七位民众以签名方式表达了对营救滑连友的支持。一个明真相的小商户签名后,当被问到:“要是公安局找 你,敢承认吗?”她说:“走哪我都敢这么说!”很多民众在签名支持法轮功的时候,表达了对中共的强烈憎恶。一次,一辆高级轿车停住后,走下两个人来,滑连 友的朋友走上去,问能否帮助营救,两人听了大概情况后,说:“共产党太坏了,签!”

一个月来又有二千零八位民众联名表示对营救法轮功学员滑连友的支持,联名声援仍在扩展。

一位四十三岁的男子说“炼法轮功的我都给签,我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法轮功学员问他“你怕吗?”男子回答说“我不怕,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怕什么?我不怕共产党!”,还气愤地说:“现在大楼小楼的,都是他们(邪党官员)家的楼了。”

听完介绍征签情况后,一位六十岁的大爷说“行,我签,我看邪党就是有问题,我看它现在就不是好东西,我知道共产党做的那些坏事,我都明白。我天天乞求老天爷灭它(做双手合十状),灭!”

有的民众在征签书上写道:“立刻无条件释放滑连友,不要再迫害好人,天理不容!”,“立刻无条件放人,不然追查到底。”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10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