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真相,一个“70后”对共产党的认识过程

【作者/陈羽,真相网转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听说最近在中国各学校、企事业单位大力推行唱“红歌”,我不禁想起了那个在操场上脖子上缠着红领巾、和同学们一起高唱“时刻准备着”的我……

我七十年代出生,如今将入不惑之年,曾经家住北京,后来出国深造,定居海外。三十岁前的经历很普通,如同任何一个城市长大的女子,也就代表着相当一部份中国人的经历。对于共产党,随着岁月流逝、年龄增长,有一层深于一层的认识。

青少年时期

七、八岁的时候刚有黑白电视机,每天在北京四合院里好多邻居围着看。记得有一天播的是“打倒四人帮”、江青带着黑边眼镜坐在被告席上。电视播音员声音高亢,说的什么没印象了,只记得周围大人们表情严肃冷淡,没有高兴也没有仇恨。长大以后接触一些小说、电影,稍微明白点那一代人受到过的心灵撞击,是很难再有多少热情相信什么宣传。

上学以后是个好学生,每天只知家和学校,两点一线。老师说好学生才能入队、入团、当班干部,所以我一路骄傲的戴那“几道杠”,直到高中成了团干部。班里都是团员了,只有一名男生没写申请书。我问他为什么?他犹豫半天,似乎有什么话不能直说,又不能说错,最后反问一句“为什么非得都入呢?”──这个问题没想过,也答不上来,是啊,谁说就不能有别的想法呢。过后我心里就想,他家原来是不是“黑五类”受过迫害呢。

高二的时候赶上八九“六四”,听说是大学生反对中共腐败。班里同学凑热闹,步行到天安门看看,看到拥挤的人群,“首钢工人”和媒体人声援的旗帜,看到头缠白布绝食静坐的学生……我们历史老师经常讲些最新消息,那天老师进教室忽然关上门说,“知道吗,昨天在天安门,军队开枪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因为电视上说没开一枪,倒是“暴民烧毁了坦克”。

党史教育片的片段

大学在上海的一所知名学府,好朋友中有一位上海男生,文静、学习认真努力,周末回家经常带一些零食回来给我们这些嘴馋的女生。那天上大课,全大班一百多人集中听辅导员讲话,讲“要求进步”、写“入党申请”,大家昏昏欲睡。这时,忽然教室后面响起那位男同学的声音:“有一个问题我请教──”,大家的头刷一下转向他,午后的困意顿消。“为什么在共产党党史宣传片里,日军要挖地道找村民,有一个母亲在地道里用乳头憋死了吃奶的婴儿,还要单把这个事情拿出来说她是‘伟大的共产党员’。共产党员的标准是这样吗?这样做是对的吗?”──虽然那个片子我也看过多次,但这又是一个我从未思考过的问题。听他一说,是有哪里不对劲,就算迫不得已那么做,但虐杀了自己的孩子值得宣传吗?

教室里一片寂静……辅导员最后说“有不同意见是可以讨论的”。过后我问他怎么会当那么多人面站起来质疑。他说,自己外婆是笃信佛教的,诚信人要行善;其实这样问题他还有很多呢,只是没有机会表达。这简直令人刮目相看,不为别的,就为同学的独立思考。

“党员”的“进步”“荣誉”感不知何时已消磨无光。快毕业的时候,在同学们“有张党票,找企事业单位工作得实惠”的认识下,我终于也落了俗套。毕业后虽然有海关科技司的肥缺,我还是不愿去,对这种单位的“党支部”、人际复杂关系有种莫名的恐惧,我只想要精神上的独立,不愿意被“党”控制。几番面试后,得到一份独资企业的工作,干了一年多,申请到奖学金飞到美国。

越南裔系统管理员的故事

唉,自由真好!除了不能违法犯罪,在美国没有人或者机构强迫你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即使在冰天雪地之中(我在读研究生的大学所在地,冬天积雪可达一两尺厚),仍感到融融暖意。不过当然,我不会忘记作为中国人的那份骄傲,五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国,底蕴深厚。

我有一个朋友是越南裔美国人,在我们系里做系统管理员。有一天边走边聊去吃饭,忽然他提到了越南共产党,我不经意的讲自己也入过共产党,他忽然止步不前,惊异地看着我。我停下来注意到他的表情,怀疑自己头上长了一只角,“怎么了?”“你是……共产党?”他过了几秒钟才恢复正常表情,“你知不知道共产党是怎么回事?”“其实我也不明白什么,小时候背的政治课本也忘了,只是为了得到好工作。”我坦白说。他稍微放松了一点,讲起他的过去。

原来他是一个孤儿,很小的时候母亲被越共打死,父亲被越共抓到丛林里关押,至今不知死活,他自己作为难民被美国收容。我不禁叹息,越南共产党的残暴在电影里看到过,但心里仍希望中国共产党会有点不一样。

“六四没开枪?!”和“孤陋寡闻”

在助教办公室里跟同学们争执,我说六四没开枪、没死人。同学气得说我“孤陋”,干脆从网上找到六四录像和照片,“这些国内封锁”,让我自己看。看着那些鲜血淋漓的照片,我实在不明白自己以前怎么这么容易又被共产党的宣传骗了。可是怎么可能呢?面对亲手射杀的大批民众伤亡、全世界各大媒体直播天安门现场,转播面对坦克坦然而立的学生,中共怎么可以对自己的民众说的出来“没开一枪”?

从此我耻于讲自己入过党,已经多年没交党费了,即使按党章,也不是党员了。

“天安门自焚”──又一个大谎言

九七年的时候,系里几位朋友都炼法轮功,听说这功法不错,祛病健身,修“真善忍”。那几个同学确实做人大方、从不跟人计较,有种遗世独立的修道人的气质。我很愿意和他们聊天。有很多我奶奶她们那辈人讲的宽容、忍让,积德积福,法轮功人也讲。我就觉得我们这代人学到的都是怎么拔尖不吃亏,哪里讲那些;可是翻翻中国古典文化,都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上善若水”“必有容,德乃大;必有忍,事乃济”,这才是人真正应该学的。同学们说国内很多人炼呢,北京更多,早晨晨炼的就不少;可我是个夜猫子,出国前没见过。

没过两年,共产党开始镇压不让炼,我想共产党是从来不讲理的,也许只要见人多就要镇压,不问好坏,也不管对人有没有好处。二零零一年新年,妈妈打电话问我还有炼法轮功的同学吗?有没有听说“天安门自焚”呀,“真可惜呀,那么漂亮的姑娘……”自焚?!我大吃一惊,看我同学不象那样极端的人哪,又有什么内幕不成?

那时候,我已经毕业,开始在美国工作。过了一阵子,终于忍不住去问老同学。同学说那都是中共演戏呢,根本不是炼法轮功的。杀生、自杀,任何正法正道都不允许,何况法轮功这么纯正的功法。还给我放了一段“自焚疑点分析”,把央视录像慢放,原来有那么多疑点,一看就是假的。

我早已经不再相信共产党了,我知道只要它想镇压谁,任何谣言都造的出来。我这人热心肠,赶紧把这录像传给中学、大学的朋友们看。大伙看后说“原来如此,我就说里面有猫腻嘛”“几分钟的突发事件,怎么可能大小镜头,长焦近焦那么全,事先没安排不可能”……

九评共产党》不可不读

二零零四年,我读到了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把共产党的历史全抖落出来了。我真是越看越明白了。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这是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写的《共产党宣言》的开头第一句。共产党讲暴力革命、阶级斗争,一个西来邪灵害死全世界那么多人:

红色高棉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在柬埔寨仅仅维持了四年的政权,然而从1975年到1978年,这个人口只有不到800万的小国却屠杀了200万人,其中包括二十多万华人。波尔布特是毛泽东的绝对崇拜者,从1965年开始,曾经四次来中国当面聆听毛泽东的教诲。

斯大林曾说,死一个人是悲剧,死一百万是个数字。毛泽东说:“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这就是无神论的共产党人对待生命的态度,所以斯大林迫害死2千万人,占前苏联人口的十分之一;中共迫害死8千万中国人,也差不多十分之一。单文革一项,据中共中央自己对全国29省市进行统计,整个文革波及遭殃者6亿人,占中国人口的一半左右。

最令人愤懑的是共产党对于中华文化的破坏。中国是世界上唯一连续传承5000年古老文明的国度,是华夏民族的根与骄傲。共产党要毁的就是这个根。

共产党的“哲学”可以说和中国真正的传统文化截然相反。传统文化是敬畏天命的,孔子认为“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佛家和道家思想都是有神论,相信生死轮 回、善恶有报,共产党不但信奉“无神论”而且“无法无天”;儒家文化重视“仁者爱人”,共产党主张阶级斗争……传统文化中贯穿着“天、道、神、佛、命、缘、仁、义、礼、智、信、廉、耻、忠、孝、节”等等,中共却要“三教齐灭”、“破四旧”,多少历史文物被毁,包括人们耳熟能详的宋徽宗的山水、苏东坡的竹子、唐伯虎的画;王羲之写下流传千古的《兰亭集序》的兰亭,苏东坡亲笔书写的《醉翁亭记》石碑……

看看中国社会现在道德下滑的程度,这跟共产党这个舶来幽灵对中华文化的根的毁坏息息相关,把“仁、义、礼、智、信”用“假、恶、斗、色情”来替代,牵着人往地狱走,怎能不招致神人愤怒?大纪元开篇声明指出“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天灭中共”言之不虚,也恰在此时。

全家退出中共

读了《九评》,我二话没说就在网上公开退党,同时给我的父母打电话,希望他们退党。父亲犹豫说:“我们一辈子救死扶伤(父亲是医生),真有什么天灾人祸也轮不到我们吧。”妈妈也是墙头草,怕惹着了中共。

我又跟父母讲,首先化名退出也可以,人家说神看人心,就是不能死心塌地跟党走。再说,中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给你们念念二零零五年七月中共少将朱成虎在国防大学的讲话──

中共少将朱成虎讲话大意:中国现在面对人口爆炸,资源短缺等严重问题,核战争是解决这些问题最有效最快速的方法。如果美国阻止中国打台湾,中国人已做好西安以东城市全数遭到摧毁的准备;当然,美国也必须做好准备,美国西岸一百多个或二百多个、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国摧毁。他在讲话结尾说,“希望国家能够出现真正的有识之士,带领我们走出困境,在核大战中,我们失去的只有一百多年来的沉重负担,而我们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中共还有意把此信息透露给外国记者,威慑美国。

美国是人权国家,最维护自己国家的百姓;中共却是流氓,拿着中国人做人质。“你们还跟着它走吗?你只要还是它组织中的一员就是它的一个细胞,天要灭它,当然它所有细胞都遭殃。为什么它干坏事,您还要等着买单?”我父母亲说:“退了吧,我们都知道共产党不在乎人命!”

这时,我弟弟、弟媳妇也拿起听筒,要求“给我们也退了吧”。“你们不是公务员吗?”“公务员学的就是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我算有良心的,打打擦边球。哪天站错队,一脚就得被共产党踢走。跟着共产党跑没什么好,还是退党保个平安吧。”弟媳妇插话说:“‘中共就是历史发展的绊脚石。’这话是专门研究党史的党校的人说的……”

原来如此,看来明白人真不少啊!

面对中共的“红歌”“红剧”,带强制性的全国大洗脑,不管你认可不认可,非让你唱“共产党好”,中国人要采取什么态度呢?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这是中国人的气节;至少要想办法不参加,自己不受毒;更不会因为自己的参加,造罪害别人。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7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